首页 » 小说 »

《遥远的救世主》解开了《背叛》里的微妙账目

2015年3月25日 / 1,385次阅读
豆豆小说

看到《背叛》还是在上大学的时候,这是我一直很喜欢的一部小说,但长久以来却也没有明白小说结尾的这句话:

“原来还有些微妙的账目,现在明晰了。宋一坤悲哀地在心里感叹:上帝,太苛刻了。”

直到我读完《遥远的救世主》之后,才豁然理解了其中的含义,即算清了那些账目。

什么微妙的账目?

以命相抵所获得的心理平衡或者说要死得心安理得之帐。

 

宋一坤在故事结尾与国外强大组织对决,用所掌握的黑幕材料牵制对方以确保周围人之安全,并决付出自己的生命,以示对此事负全责的举动,像是希望在经历过所有波折后,通过这种不同流合污不出卖国家利益的行为来为自己的生命画下句点,为自己罪恶的灵魂进行救赎,看上去,是可以死得其所了。

但实际上,也许他真是这么以为,也许他在做最后一次投机,无论如何,这都不是一笔能被上帝认可和接受的买卖账目。

所以,那个睡眼惺忪的老人决定放他走并且不追究他任何责任。

因为无论是他真不明白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都在行为上超越了人性本能的底线,或者说成为了“不能以人字来界定的人”,既然如此,那么“文化对于不能以人字来界定的人无能为力”。

“除了鄙视和震惊,不会再有第三种反应。”

然而,当宋一坤面对老人的这一举动时,他彻底失重,一扫之前的冷静镇定和视死如归,而低声下气无视自己尊严的请求被赐死。

就是因为他意识到了那些自以为是的把戏被一眼看穿,帐不是这样算的,因此他感慨:上帝,太苛刻了。

的确,上帝没有给他留下一丁点余地。

那么这笔灵魂救赎之账到底是怎么算的?宋一坤自己没有算清楚或者不想算清楚,老人帮他算清楚了,其中的道理如果说在《背叛》里,还没有说的那么直接明了的话,那么在《遥远的救世主》中,丁元英就把同样的话说的再明白不过了。

 

我个人认为《背叛》中的宋一坤与《遥远的救世主》中的王明阳,如出一辙,思维方式行为特点一模一样,或者我揣测,如果有的话,那么这两个人物的原型应该是一个人。

第一:同样是学识广思辨强,利用高智商获取巨大利益,但本质都是弱者的破格获取。

第二:体现出强烈的人格独立性和自尊心。

第三:同样自以为是的交换账目把戏却最终被识破。

丁元英对王明阳的判断:“这个人他需要的不是忏悔,而是一个可以忏悔的理由。”

忏悔是为了什么,就是死前的灵魂拯救,也就是丁元英所谓的灵魂归宿感。

说王明阳不需要忏悔,其实是说王明阳在被捕并且面临死刑时自认为没有必要忏悔,“说了多余”。

他好汉做事好汉当,以生命赎罪了,并且不出卖朋友满足自身道义,已经完成了自我灵魂救赎,可以死得其所。

这是王明阳心里的账目,他认为是等值的。

而丁元英让芮小丹给王明阳一个可以忏悔的理由,其实就是丁元英借助芮小丹的口,揭穿了王明阳心中本来的账目的不合理性,还原事实真相。

丁元英认为:王明阳所欠的帐,不是仅仅以自己生命就可以还清的。

“对一次以上的死刑,你拿什么赎罪?对于已经死去的亡灵和承受痛苦的生者,你拿什么赎罪?对于污染社会和败坏道德,你拿什么赎罪?”

既然你的死还不足以还账,何以能死的心安理得?

除非在死前为所犯罪恶做些积极有意义的事才能填补这个缺数,必须用开口供词帮助警方破案来清洗灵魂。这样账目才有能够尽量靠近平衡的机会。

丁元英让王明阳所找的心灵净土,就是那种心理平衡的机会,所谓天国,就是死的坦然死的平静。

坦然,是人性本能的需求,方子云都能领悟的事,更何况是王明阳或者宋一坤了。

那么,不难看出,《背叛》中的那个睡眼惺忪老人的角色,就等同于《遥远的救世主》中的丁元英。

 

老人面对宋一坤希望通过自己的账目结算法则拯救灵魂获得平衡时,用最直接也是最残忍的方式打发他,那就是不把他当人看了,因为宋一坤也是在“拿稻草支撑灵魂”。

这对于还有自我认同需要的宋一坤来说,的确就是一记闷棍,让他意识到他的伎俩将会换回的是更多的鄙视和心理失衡,是他所无法承受的。

因此他并没有真的能够超越人性本能,也因此他也只能接受客观的账目的审核。

且他比王明阳更可怜的是,他所面对结算账目的不是警察而是非法组织,事到如今他连清洗灵魂的机会都没有了,即使最后借别人之手杀了自己用生命还账,他还是被钉在十字架上死去的。

按照丁元英或者老人的算法,身负罪恶想要以死获取心理平衡的话,也要看生的价值和罪的轻重。

王明阳仅自己接受死刑不足以偿还所欠的债,要用合作警方继续扑灭罪恶来填数。

即便这样,灵魂也只是有了安宁的机会而非一定被拯救。

而宋一坤呢,策划600万巨额诈骗案并造成死伤和恶劣社会影响,至少是无期徒刑,对于宋一坤这种人一辈子失去自由跟失去生命也没什么两样。

所以,他做下了这件事,只要他还是个人,不能超越人性本能,要么就是付出生命代价,要么就是失去心理平衡成为没有灵魂的躯壳。

但是,由于夏英杰希望为他挽回点做人的尊严而秘密退款,客观上缓和了警方的追击和后续影响对宋一坤造成的双重危机,但是同时也将宋一坤推向另一个被追究责任的漩涡,江州工程功亏于溃,所有帐要算到他的头上,也不是他能还得起的。

但国外非法组织在这个时候,等于是帮他还了这笔账,平息了诈骗案风波,并且推进了江州工程。

从这个角度讲,在这个时候宋一坤的命也因此已经不属于他自己而是属于人家的了。

人家需要他为人家在自己的国家跑马圈地,这是宋一坤还能维持性命或者自由的代价。

如果宋一坤在得知内幕后表现出不同意不配合,那么等待宋一坤的就是法律制裁或者组织的报复,这些都算是合理账目的等价交换。也是宋一坤还能够以命相抵的最大限度。

但是,宋一坤为了在交出生命前进行灵魂上的自我救赎来满足人性本需,就进行了一场自欺欺人的行为艺术,表面配合对方黑幕交易,却在最后一刻破坏殆尽,使得非法组织遭受重大损失。而他愿意付出的代价,却依然还是以命相抵,这个账目就不合理了。

他用本来就已经不属于自己而属于对方的性命筹码,再去偿还他给对方造成的损失,还想以此来获得心理平衡显然是不现实也是不能够被接受的。

我相信凭着宋一坤的智商他未必不明白这个道理,就如同王明阳也未必不明白他所犯得罪行不是好汉做事好汉当以生命赎罪可以了结的。

只不过,他们赖以生存的心理结构中都包含侥幸,都自觉不自觉的用自己的智商思辨填补灵魂上的缺损。

然而,他们都碰到了“明白人”将这种伎俩一眼看穿,也就同时将他们最后的一块遮羞布扯掉。

王明阳被丁元英一语道破:你是弱者,你无法跟强者同一规则竞争而破格获取,你不是好汉,所以也没有资格好汉做事好汉当。

只有配合破案还能有机会为自己找块干净的地方归宿灵魂,死的心安理得些,死的有尊严些,死的像个人些。

而宋一坤也被老人羞辱:在我这里,平衡与解脱之间,你只能拿走一样东西。如果你选择解脱,就不要再对我说好汉做事好汉当,你欠我的。年轻人,不要太贪心了。

是的,你用本已不属于你的命来负责你的行为给我们带来的后果,没有这么便宜的事,你就是想死,也是要跪下来掏出尊严来求我赐给你,这笔账你没办法抹平了,你也永远无法死得其所死的坦然。

的确,世界就是如此的残酷,账目对等由不得你修改,这跟智商无关,跟意志无关,依然是道,是规律,丁元英和老人都是依照规律法则,指正了王明阳和宋一坤的账目法则,并获得了二人的彻底的臣服。

最后,我相信王明阳也不是坦然的死,只是明白的死佩服的死,宋一坤自然也是明白佩服但更无法坦然,扛什么旗都自卑,只能就地沉下去。这就是他们犯下罪恶引致的最终代价。

 

来源网络,文字略有编辑。

(麦新杰:豆豆小说中的哲理思辨,不是已经站在了某一种意识形态之上,而是比较纯粹的,不唯的,因此,我个人认为这也是豆豆个人保持非常低调的原因之一,因为太容易招来各种包含意识形态的非议,这样的争论其实没有什么意义。明白人自然明白。《背叛》完成之后,豆豆跟编辑谈了谈《背叛》的创作,能找的关于这场对话的文字内容非常简短,我都怀疑是不是故意隐去了很多内容。看这场对话内容,就能感觉到,在现实意义的基础上,讨论豆豆小说中的话题,是非常敏感的,也是没有什么太大意义的。)

本文链接:https://www.maixj.net/xs/weimiaodezhangmu-7280

相关文章

留言区


前一篇:
后一篇:

栏目精选

云上小悟,麦新杰的独立博客

Ctrl+D 收藏本页

栏目


©Copyright 麦新杰 Since 2014 云上小悟独立博客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4045477号-1。云上小悟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目的是为了整合信息,收藏学习,服务大家,有些转载内容也难以判断是否有侵权问题,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站长,我会立即删除。

网站二维码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