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背叛、遥远的救世主、天幕红尘所思所想

2017年6月24日 / 1,570次阅读
豆豆小说

  • 打开支付宝,搜索“ 529018372 ”,领取专属红包!每日支付每日领。

本文同样来自一位喜欢豆豆小说的网友,文章转自:http://bbs.tianya.cn/post-no05-441664-1.shtml。作者认为豆豆是在布道,但是只是写点文字,并没有身体力行,比如从不出来见人,这是作者不太认可的。本文还提到《缠中说禅》,有时间找来拜读。

 

八年前,因为一首诗《自嘲》看了天道这部剧,被剧中主角丁元英身上的当代隐士风骨、觉者自明之心深深影响,从此对天道一发不可收,电视看过六七遍,小说也拜读几次,同时也对小说作者豆豆年仅27、8就能写出这样高哲理小说敬畏叹服,同时也追看了她的另外早期作品《背叛》,以及13年作品《天幕红尘》,实在是惊为天人之作。

如果论文学用语和修辞手法小说可读的文学造诣一般,如果论叙事水平和故事编排,小说也仅可一读而已,但就如《天道》中丁元英说的,文学影视作品最高作用在启迪人的思想,巴拉人的灵魂,就想毒品一样,让人一发不可收,当然其成本要比毒品小的多。豆豆的小说就是这样,在于启迪我们的灵魂,注入一种强势文化和思想,铸就我们成为更高、更强的人。次等功效不低于三教之影响,从某种意义而言,豆豆就是一个布道之人,功德无量也。

初次看天道之时,那会就在想,世上真有如此这般高人?我何时能修炼到这般水准,五台山高僧与丁元英一番贫弱之人得救之道展开讨论,也点了小说的主题,遥远的救世主,丁元英是一个精通中国传统文化的大家,对儒、佛、道都有很深的研究,对儒家的仁、道家的道、佛家的觉都是践行之人,可以说丁元英是悟道、修道、践道之人,是一个得了道的人,用小说中韩楚风的话说,丁元英是一个明白人。对人的评价长短经中有此地之分:庸人、士人、君子、贤人、圣人,我外加一个小人在最底处。丁元英属于那类人,笔者看来当属君子也,君子者悟道、修道、践道也,讲忠信而不心不忌,仁义在身二色不伐。网上说丁元英原型是缠中说禅,笔者看过缠中说禅的一些文章和思想作品,确实是有异曲同工之妙,都属于开悟得道之人,说异话、做异事,语言层次透出的总是那种高级的信仰式语言,但骨子里却是一种对世俗的不屑和对自由生活的追求。丁元英的本质与缠中说禅确是如出一辙,缠中说禅曾说何为君子?
“君子”,能游刃于利益之网中,更被各种现实结构所对应的道德、法度等规范所开导,知其时、依其时、行其时而转其时,不相其相,转毒药而醍醐、大地而黄金,“人不知”而“人不愠”,这才是真君子之所行。 小人,虽说是对利益之网而游刃有余,但因为画地为牢,自我小之,为一我所牵,最终不过仍是机关木人,到头来,被一点聪明所误,一场游戏一场梦而已。而君子,尽知小人所知,行小人之行而无一我之所牵,不废一法而行千法万法,行千法万法而不立一法,于所知所行而自在。

丁元英活脱脱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对传统救世主文化的蔑视,对世俗拜金的狼性认识,是他对人性有了清晰和真知灼见,可以说丁元英身上有着能成大事的术谋,他能谋局、能识局、能设局、能破局,所以他要做大事肯定能办成。同时也有很深的思想造诣,本质上说他是一个哲人,精通儒释道,对文化有很深的研究,丁元英说透视一个人通过文化就可办到,其实哲学角度而言,文化觉得思维,思维决定意识,行动、语言。所以透视一个国家、人最本质的无过于文化二字。丁元英的文化层次已经修炼到了哲学文化、行为文化、精神文化层次上,所以他过起了一般人也不会也不愿意过的隐居生活,他需要静,需要给自己的思想找一个归宿,本质上他不做私募基金不愿意再工作就是因为他所悟所修已经承载不了他的行为文化,所以他需要破、需要再悟,他精通传统文化又鄙视传统文化,本质上就是矛盾的,说明悟的还不透还未得大道。笔者也喜欢哲学也喜欢儒释道,三教九流之学,也未曾看到中国传统文化哪里透彻着靠的文化,中国传统文化根上说是易经,百经只源,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一句话透露出了中国人自强不息,生生不灭的千年因果原因。笔者认为豆豆再处理小说丁元英所谓的蔑视传统文化,更多的是对当代现实实用主义文化的蔑视,对弱势文化的蔑视,中国当代最糟粕的文化就是拿来文化和实用主义文化和假中国传统文化,传统文化中歪门邪道之文化就是丁元英所排斥和厌倦的。

丁元英身上有智谋,有大道,有贵气,但还是缺了点东西,缺的就是布道和践道思想。所以这也是为丁元英为何没有诚信帮助王庙村农民摆脱贫困的原因。他可修道、悟道,但是不践道不布道,做一个真正有影响力力,去身体力行教化他人为让人着想的人。所以丁元英我欣赏他,但不推崇他。学习的目的是什么,当然是学以致用,经世致用,儒家讲的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也许豆豆也意识到这点,所以就创作了思想更深更有担当布道角色的小说《天幕红尘》,叶子农是真正的*G*C*主义者,真正的者是叶子农这样的君子。看一个人是不是真正的,要看他是否了解马克思主义,了解后是否认同马克思主义,认同后是否践行马克思主义,践行时是否实事求是、见路不走。叶子农是了解,认同,并实事求是地践行马克思主义的。

一方面,叶子农解决了欲望与资源的矛盾。他对实事求是的运用炉火纯青,信手拈来,需要钱就去赚,够用了就收手这一点和丁元英一至,隐居柏林后基本实现了财务自由,没有大的变故,可以免受物质条件的压迫。他醉心马克思主义研究,追求把问题弄个究竟的精神快感。相对这种精神享受,物质享受带来的快感算不得什么了。当然,他不是摒弃了物质享受,他首先是享受物质的,然后才出离了物质享受,吃、穿、住、行,差不多够用就行。这样,叶子农就从个人层面实现了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不得不说,叶子农的生活状态和马克思的生活状态相仿,只是马克思更彻底,连需要钱时也不去赚钱,靠恩格斯的接济生活。各行各业那些有追求的大师,其实都把物质生活看得比较平淡。

另一方面,叶子农最大限度地解决了人与人的矛盾。首先,他的家很乱,但车很干净,用他的话说就是出门了就得讲公共规则。在家里,隐私之地,他完全自由,不在乎卫生就不讲卫生,不在乎杂乱就把东西随手摆放。在门外,公共之地,他遵守规则,以免自己的自由干扰别人的自由。厘定公共与隐私的界限,制定公共之地的法律共同遵守,通过协商修改法律以适应社会的发展,这就是解决人与人矛盾的基本办法。其次,叶子农通过红川过路劳务移民赚钱,这既不同于《背叛》中的狼吃羊,也不同于《遥远的救世主》中狼吃狼,不再是你死我活的零和游戏,而是多方共赢,共同促进社会发展,这是最不激化矛盾的方式。再次,前面说了,他人即地狱,人们生活中身不由已,是因为“他人”的目光。叶子农为了避开他人的目光,选择了大隐隐于世,选择了只看不说,伪装得泯然众人矣,免于为名所累的不自由,免于被世俗瞩目的不自在。最后,豆豆对叶子农的社会关系设定是理想化的,父母去逝,没有亲人,了无挂碍,为他的自由自在创造了条件。当今中国,多少父母将自己的愿望强加给孩子,多少夫妻将自己的思想强加给对方,以爱的名义占有,以爱的名义控制,矛盾从生,结果就是人人痛苦,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就连缠中说禅不也被他与弟弟的矛盾搞得灰头土脸吗?谁能觉悟,为觉悟的父母所生,再遇个觉悟的人共度此生,实在是幸运。但愿人间多智慧!

从这点而言叶子农就是一个贤人,一个践道、布道之人,一个觉者,贤人与君子有什么区别?君子是悟而得道,自由自在地生活的人,不过是神仙。贤人则是可以自由自在地生活,却心怀众生有条件就去影响别人,去影响身边人,去教化身边人,透过文化密码来教化众生。

叶子农身上有很深的济世之道。学,掌握济世之道。时习之,在天时、地利、人和等条件成熟的时候实践济世之道。这实际上也是修身的过程也是践道、布道的过程,也就是儒家内圣外王的过程。时习之就是立行,立给谁看?立给世人看,只有立行了,才会有朋自远方来,并将济世之道带回远方。君子做这一切的目的是什么呢?人不知而不愠,把人不智而愠的世界改造为人智而不愠的世界,这就是君子的责任和承担。

叶子农从16岁起研究马克思主义22年,这是学。叶子农用罗家明的5万元赚了200多万,这是在分析了条件可能之后,胸有成竹地践行见路不走。这是在罗家明面前立行。后来罗家明用50万买“见路不走”四个字,这是有朋自远方来。可惜罗家明并没有领悟“见路不走”的真意,回去就走上了死路。叶子农通过红川过路劳务移民赚钱,这同样是分析了条件可能后践行见路不走,是在老九等人面前立行。后来老九赖在红川请教“见路不走”的真意,这也是有朋自远方来。老九和方迪学以致用,举一反三,终于凭着“见路不走”而大获成功,这可以算是从“人不智而愠”变成“人智而不愠”了。

事实上,叶子农一言一行,无时无刻不在立行,无时无刻不在济世。至于他和奥布莱恩的斗智斗勇,他对马克思主义以生命为代价的捍卫,更是以更加震撼的方式,在更加宏大的层面上立行济世。叶子农死后,方迪以其红色家庭的敏感,将他的笔记抢救回国,交给张志诚,交给党组织,则是在替叶子农立言济世。

叶子农虽然济世,但都是被动的,是迫于无奈的,他为了自身的自由自在,坚持与众生保持距离。豆豆虽然济世,但只是写几部小说,把自己隐藏得很好,从不与媒体和读者接触,至于读者能悟多少,全看读者的机缘。他们只能算是君子。佛陀、孔子、马克思,他们有出离红尘的能力,又有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慈悲,他们才是圣人。像M泽D、周EN来、D小P这些人,其洞察本质的能力、济民于水火的情怀,让人肃然起敬,叶子农难望其项背。

G产D人讲为人民服务,可以算是济世的另一种说法。看一个人是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要看他是否了解马克思主义,了解后是否认同马克思主义,认同后是否践行马克思主义,践行时是否实事求是、见路不走。马克思主义者看重本质,对形式总持怀疑态度。真正的G产D人首先要有洞察事物本质、实事求是、见路不走的能力,然后还要有为人民服务的济世情怀,至于那张入党申请表,只是形式,填了也不一定就是真正的G产D人。

背叛其实就。

豆豆是以小说济世。《背叛》出版于2001年,中国的市场经济刚刚成型,社会思想逐步开放。《遥远的救世主》出版于2005年,沿海与内地、城市与农村的二元差距突显,很多人的思想还是靠皇帝、靠青天、靠政府,不能适应市场经济。《天幕红尘》出版于2013年,中国经济总量达到世界前列,中国人思想空前开放,对自己的道路既自信,又将信将疑。豆豆总是在社会需要的时候,出版能满足社会心理的作品,每部作品的内容都不逾越当时社会思想承受能力。济世,是要立行的,这个行得是世人能看得到摸得着的行,世人才会受震撼,从而闻、见、学、行。小说无疑是个很好的载体,将叶子农这样的君子言行广立于世人面前。豆豆对中国发展进程的把握,对社会心理的洞察堪称精准,其智慧令人震撼,其悲悯令人动容。

《天幕红尘》中,叶子农反复强调:我是要知道马克思主义本来的。为什么要反复强调?因为有太多不是本来的马克思主义遮蔽了我们的眼,连马克思都曾经无奈地戏言: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

人类过往的整个历史,就是人压迫人、人控制人、人吃人的历史,每个历史阶段,只是压迫、控制、吃的方法和手段不同,只是压迫、控制、吃的程度不同。人类社会进步的过程,就是使压迫方法更加柔和,使压迫程度更加弱少,从而使社会更加自由,使人性更加彰显的过程。

豆豆的三部小说,探讨的是人与人的关系,并尝试着解决人和人之间的矛盾。事实上,不仅人与人之间存在矛盾,还有一个更根本的矛盾,就是人与自然之间的矛盾。在人类历史的初期,生产力水平低,人依附于自然,就是所谓靠天吃饭,自然灾害是人类的重要悲剧来源。随着生产力水平的提高,人类无限制地从自然攫取资源,变成丰富的物质供自己享受,这样又破坏了自然界的平衡,进而恶化了人类自身生存的环境。

本文链接:https://www.maixj.net/xs/sixiang-15843

相关文章

留言区


前一篇:
后一篇:
推一篇:可靠正规,长期稳定,网络兼职项目!!

栏目精选

云上小悟,麦新杰的独立博客

Ctrl+D 收藏本页

栏目


©Copyright 麦新杰 Since 2014 云上小悟独立博客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4045477号-1。云上小悟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目的是为了整合信息,收藏学习,服务大家,有些转载内容也难以判断是否有侵权问题,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站长,我会立即删除。

网站二维码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