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投资理财 »

中文和中国人的形象思维方式

2019年7月13日 / 15次阅读

不知不觉,这已经是第三次摘录与中文和中国人的形象思维有关的内容。

这个话题不止一次在不同的学术主题当中出现:

中医主题:中国人没有逻辑思维的传统

投资主题:中国传统思维模式对估值的影响

本文是货币主题:

由于中文是一种表意文字,最初是由象形文字发展而来的,导致中国人在看字或说话时,会先在大脑中形成一种影像,所以中国的唐诗、宋词等文学作品都非常讲究意境。它们不仅内容精彩,而且在发音、用字上也都遵循着一定的规范。比如杜甫《登高》一诗中的“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其中“萧萧下”这三个字的笔画中都有一竖,像树叶飘零,而“滚滚来”三个字的笔画中都有一捺,像长江浪涌,字形具事物仪态,读音有双声连绵,从而营造出一种深远的意境。中文的这些特点对于文学创作很有意义,但在经济学研究和政策研究过程中却容易引发问题。中文的特质容易引导中国人“观念先行” 的思维方式,而这种观念的形成并未经过严格的逻辑推理,而是瞬间形成的,所谓望文生义。在一些基本概念的理解上就存在这个问题,比如中国人说到一些抽象名词时就可能附加上名词本身的图像,图像替代了逻辑,就容易产生“自以为是”的观念,而且这种观念一旦形成就很难改变。仔细考察便不难发现,在中国无论是政策解释、理论分析还是学术文献当中都或多或少带有这种色彩。比如,在说到“货币”概念时,中国人的头脑中往往会产生类似于现金,或者虽然没有明确形状但却隐约存在的某种实物的图像,会很难接受“货币是信用”这样一种抽象的概念。而西方的字母文字则不会让人在读写时轻易地形成图像,或者即使形成图像,西方人也并不会将其应用到经济学的研究、分析、辩论当中,他们应用的是逻辑。

因此,中文很难将一些经济、金融领域的概念解释清楚,导致中国人对这些概念缺乏清晰、准确的认识。比如传统货币银行理论中的资金,原始存款、存款派生循环等。存款派生循环最早见自米什金教授在教科书《货币金融学》中提出的存款派生的例子,就是一个人存进银行100元钱,银行在交纳20元钱准备金后,再将剩下的80元钱贷给别人;然后这第二个人又存钱了;银行再贷出去——如此循环,最后算出来一个总的贷款量和存款量。2003年12月末的一个下午,我在哥伦比亚大学米什金教授的办公室里,拿着他那本教科书,和他深入讨论了三个小时。我试图说服他,这个存款派生的例子是错的,其实银行可以直接创造出这个最终的总贷款量和存款量,不需要这个派生的过程。最终他同意这个例子是错误的,至少对于解释货币创造理论是不必要的,表示将在修订教科书时删除这个例子。但是,对于学习货币银行理论的人们来说,特别对于中国人来说,它早已成为人们头脑中关于货币创造的固有模式,满脑子都是存了又贷,贷了又存这个图象,很难形成信用货币制度下银行直接通过贷款创造存款的逻辑分析框架,因而怎么也解释不了为何商业银行既不需要大规模增加准备金,也不需要其它条件,就可以一下子贷出几万亿贷款的现象。

 

一个共同的论点是:形象思维在对待科学和量化等技术性强的课题时,是有问题的,我们更需要逻辑思维。

本文链接:https://www.maixj.net/inv/xingxiang-siwei-21955

相关文章

留言区


前一篇:
后一篇:

栏目精选

云上小悟,麦新杰的独立博客

Ctrl+D 收藏本页

栏目


©Copyright 麦新杰 Since 2014 云上小悟独立博客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4045477号-1。云上小悟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目的是为了整合信息,收藏学习,服务大家,有些转载内容也难以判断是否有侵权问题,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站长,我会立即删除。

网站二维码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