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投资理财 »

不务正业

2021年2月26日 / 1次阅读
梁孝永康

现在的农村里,过年已经没有以前的气氛了,记得小时候要过了元宵节,热闹的气氛才渐渐散去。而现在,基本到了初5初6,就已经没有年味了,一切回归到了正常节奏。

可能老一辈的人特别注重礼节习俗,过年时每家每户都要拜年,各种亲戚都要礼尚往来,今天他家请吃饭,明天我家请吃饭,各种规矩都不能少,稍有疏忽,就会落下话柄,这一整套搞下来,没有半个月下不来。

现在的人,规矩没那么多了,串个门就走了,比较重要的亲戚,就吃个饭,几天时间就打完收工,该干嘛干嘛去。别的地方我不知道,我这里就是这样子。

前段时间去一个多年没走动的亲戚家拜年,其实他跟我家还蛮亲的,之所以多年没走动,是因为他多年不回家,一直在外面折腾,这一折腾就到了50多岁了,也没搞出个啥名堂,没有家庭,老了,一个人就回来了。名声不是很好,大家都说他不干正事,不走正道。其实大家所谓的正事,就是好好上班,不要东搞西搞,做一个正常的人。

而我就喜欢和这种不正常的人聊天,去他家和他一聊,果然有意思。他是一个有梦想的人,一生执着于自己的追求,只是最后没有成功,给我总结了一大堆失败的教训和经验。我们坐在田梗上一边晒太阳一边聊天,有时哈哈大笑,有时暗自神伤,大过年的,路过的人都把我们当傻子,我们一直聊到天黑才回家。他家有一个电子琴,我好奇的问他会弹吗?他说会一点,我叫他弹奏一曲,他弹了一曲致爱丽丝。

其实当他的手指按下最开始的几个音符时,我就触动了,我触动不是因为他的水平有多好,而是当时的那个场景。他家的房子比较破旧,他的长相也不太好,头发好像几个月没修剪一样的,瘦小驼背的身躯,站在灰暗的灯光下,弹奏致爱丽丝,这场面,反差太大。在农村里,我没见过有这种爱好的人,包括那些混得好的。他回老家来很多东西都不要了,唯独这个电子琴,包括下面的架子,整个都搬回来了,也就是一个破琴,上面脏兮兮的,可能是一种精神的寄托,一个人,没事弹个曲子。在正常人眼里,这都是不正常的事。

和他聊天很有共鸣,因为我也喜欢折腾,以前也不敢回家,独自呆在一个地方,因为不务正业,你干的事情他们不理解,也不支持,在你没成功之前,是不敢露面的,就像大龄未婚青年回家被七大姑八大姨数落一样的压力山大,比数落更难受的是那种冷眼,被忽视。如果你最后成功了,谁知道你独自一人经过了多么漫长的冰河时期,扛过了多少艰难坎坷。如果失败了,下场惨不忍睹。30岁就投降回归正常人,还可以被大家接受,如果像他这样坚持到50多岁,那基本完蛋。做一个正常人,好好上班,即使没什么成就,至少能融入大众,被世俗文化所接受。梦想的代价太大,无论是失败还是成功。

梦想本是一个十分感性的主观追求,但是在实现的过程中必须绝对的理性。梦想要求你沉淀,你即使再浮躁也要压制自己的心性,梦想需要你结识某些大人物,你即使自卑怯弱,也要鼓起勇气上。梦想需要你具备什么能力,你就要去学习,实现梦想就是一个不断雕琢自己的过程,是一个内心不断变强的过程。而这个过程,就是你个人内心的独角戏,导演是你,主演是你,观众也是你。并没有人知道,外人看到的只是结果。

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一些艺术性的东西来点缀。当你有了关键的突破,亦或者受到了重大的挫败,由于是内心独角戏,你心中感情呼之欲出又无人能懂,此时独自聆听一首气氛恰好的音乐,让这种感情再次升华。亦或提起毛笔龙飞凤舞,精品的书法作品往往此时最容易诞生。自我层次的不断超越,经由艺术的点缀升华,会让你体会到极致的快感。天道中的丁元英每天吃泡面,却要买一套几十万的音响,就是离不开这种点缀。就像精神鸦片一样容易让人上瘾,但是我们不能上瘾,点缀永远只是点缀,不是主流。当一个人过度沉淀在艺术的氛围中,理性会渐渐丧失,感性会掌控他的人生,艺术的极致近乎癫狂,就像李白,曹植,陶渊明一样的才华顶级者,在政治上就是侏儒,他们干不了事实。我是一个俗人,想做点事实,只是偶尔来点点缀,所以要让理性和感性达到平衡。

我们当地首富喜欢写诗,偶尔在朋友圈发表一首,由于写的太好了,开始我以为是他摘抄的,有一次一首诗触动了我,我去网上查,看是哪位大诗人写的,竟然查不到,后来我才知道都是他自己写的,不由心生敬佩。首富才初中毕业,可见艺术更多出于心境和追求,不一定要高学历。首富当初因为不正常,不务正业,老婆也和别人跑了。后来为了做生意,到处借钱,欠了一屁股债,连老家的房子也偷偷的拿去抵押了,被他老爸知道了,一度要断绝父子关系。在老家的舆论中,这就是全方位的失败者,父子绝交,妻离子散,负债累累,5星差评,被附近的人拿做教育孩子的反面案例,多年不敢回家。后来发达了,把他父亲接到苏州,专门买了房子给他享受生活,现在他父亲回家,见人就说他儿子多么有出息,披个大衣,有一种退休老干部谈论自己辉煌人生的优越感。

像我这样的人,在老家也属于另类,无论是看书写字,打猎钓鱼,都找不到相同爱好的人。前段时间认识一个香港朋友,他老婆是我们当地的,他在这里已经住了半年,他事业比较成功,是那种有钱有闲的人,平时也没什么事,喜欢搞盆景,根雕这些东西,在这里也找不到同类。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和他接触,一聊,很带劲。正好我也偶尔玩盆景,但没他懂的多,他父亲是植物学教授,他从小就搞这些东西,所以我经常去他家聊天学习。

农村的大山里植物资源很丰富,我们经常去大山里逛,他认识各种各样的植物,包括植物的属性,科目,可以做什么药,开什么花,喜阴还是喜阳,耐干还是耐涝,什么植物适合做盆景等等,看到适合做盆景的树桩我们就挖回来。好看的盆景不但要选择好的品种,还要树根造型好看,这种桩一般生在那些石头缝里,悬崖边上,水沟边等各种复杂的地方,非常难挖。我们经常挖几个小时,大汗淋漓,有些大桩几十上百斤,还要搬下山,难度可想而知。

当我们抬一个树桩回家时,开始村民很好奇,以为我们抬个什么宝贝,过来一看原来是个树桩,问我们做什么用,我们说做盆景,他们也不知道是啥玩意。后来看到我们经常上山,经常抬树桩下来,也就见怪不怪,懒得搭理了。在他们眼里,可能觉得我们是傻叉,典型的不务正业。

我们抬回去之后,就修剪,上盆,有些不容易成活的品种就种在地里,等以后再上盆。然后开始讨论以后这个桩怎么造型,搞什么风格,经常为了某一个枝条的去留讨论几个小时,不知疲倦。现在我家院子和他家院子都摆满了,有赤楠,紫薇,黄荆,茶花,映山红,金银花,黄金万两等很多品种。这些东西在农村都被当作野柴,很多都被砍掉了,有些山被开发都挖掉了,根都没有了。像垃圾一样,给人都没人要,在我们这里都当成了宝贝。

比如黄荆,在路边很常见,经常由于碍事被砍掉,就留一个树桩,这些树桩经过各种砍伐和踩踏,长的奇形怪状,而且其根部发达,长满疙瘩,挖出来特别好看,且萌发力强,很容易做成漂亮的盆景。比如紫薇,树干光溜溜的,好像皮都没有,冬季没有叶子就和枯枝一样。有一次我们上山一无所获,下山时突然发现一棵紫薇树,长在路边的石头上,由于在路边碍事,被砍的只剩一个树干,和很多枯枝生在一起,不仔细看根本不会注意。我大喜,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因为我一直想找一颗紫薇,花期长,一年差不多有半年时间开花。而且这颗紫薇在一块大石头上面,土很薄,稍微一挖,一拉就出来了。

香港老兄告诉我,一个地方发现了一株,往往不会只有一株,顺着山坡往上找,可能还有。果然,我们上去不远处,在杂树丛里又看到了3株紫薇,不过我没挖,老兄只是告诉我他的经验,而我想去验证一下。

这位老兄是做生意的,性格很开朗,在这里住了半年,认识的人比我还多,只是没有能深入聊天的。他比我年纪大很多,但是他和我聊生意,聊人性,聊盆景,我都能说出一点道道来,所以成为了忘年交。就像我第一次去他家,看到他家里的盆景,我就点评了其中一株高杆赤楠,我说上面留的那个长枝条的弯弯是个点睛之笔,就像一个鹤嘴一样的孤高傲世。他一听,很惊讶,因为他在这里找不到会欣赏他作品的人。现在我们没事就开个车,找到一个大山,就开到山脚下,然后爬山聊天挖盆景,专干些不务正业的事情。

其实我个人不务正业的爱好特别多,家里刀剑弓,笛子洞箫什么的都一大堆。就像我骑行长征路,在周围很多人眼里也是不务正业。记得刚出社会,工资一千多元一个月,我攒了半年的工资就为了去草原骑马,骑完之后就辞职了,到处瞎折腾。其实大部分人真正想做的事情都是不务正业,只是为了正业,或者受不了周围人的眼光而放弃,一辈子都没有去做几件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

在家这段时间,不是东边听到唢呐声,就是西边听到锣鼓声,去世的一个接一个,不仅感叹人生易老生命易逝, 更加觉得很多事情没必要在乎,专心过好自己的人生,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锻炼身体,提升智慧。哪怕在别人看来是不务正业,不务正业就和艺术一样,会上瘾,关键是如何把握尺度,只有把感性和理性,事业和爱好,自控和自由做到了平衡,融合,才能一辈子永远不务正业,因为不务正业就是你的正业。

2021.2.26 梁孝永康写于湖南

公众号:梁孝永康

本文链接:https://www.maixj.net/inv/buwuzhengye-24411

相关文章

留言区


前一篇:

-->只要几分钟回答问卷,就能轻松赚现金!

栏目精选

云上小悟,麦新杰的独立博客

Ctrl+D 收藏本页

栏目


©Copyright 麦新杰 Since 2014 云上小悟独立博客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4045477号-1。云上小悟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目的是为了整合信息,收藏学习,服务大家,有些转载内容也难以判断是否有侵权问题,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站长,我会立即删除。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