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7788 »

说“中医不科学”的人,到底有多out?

2018年6月27日 / 7次阅读
中医

导读

作者谭亚娣为清华大学生物系本科生,美国匹兹堡大学医学院药理学博士,康奈尔大学博士后,在医药界从业近二十年,对现代药物开发的研发、生产、注册、营销等各环节都有一手经验。多年关注中医。赴美留学学习西方药理的初心就是要以现代眼光理解中医医理药理。

首先呼应主题,为何说,“还在说‘中医不科学’,你就out啦?”

西方科学界顶级学术期刊Science(科学)在2014-2015年出了三期中医药专刊。大家在其网站www.sciencemag.org 搜traditional medicine 或TCM就可以找到。这些专刊都可免费下载。这一个系列,称为

The Art and Science of Traditional Medicine

传统医学的艺术与科学

第一部分   今日中医呼唤整合

第二部分  多学科携手研究传统医学

第三部分   传统医学的全球影响

大家可以去看看里面参与这一系列的西方科学家都是什么样的豪华阵容。看看他们如何以谦卑的态度,折服于中医药的疗效,期望在中医药的宝库里发现世界医药的未来。当然这里“传统医学”不仅仅指传统中医,也包括其他民族和地区的传统医学,比如非洲医学和欧洲传统医学等等。但是,唯有对中医赋予了最为积极的价值,给予了绝大多数的关注,因其体系完整,疗效卓著。

正如这个Science系列的配图上写的 This is the start of something big. 这是一个巨大趋势的起始。

所以说,还在说中医不科学,看来是你不读科学期刊!如果你今天还在说“中医不科学”,你是不是out了呢?!

当然,上面带点调侃。下面我补充几点以严肃驳斥常见的“中医不科学,因此不可信赖”的说法。

[申明:我并非是以中医要满足“科学”为荣,相反,其实我是很警惕“科学主义”的,科学主义是个贬义词,不懂的可自去搜索。我是要宣扬一种不被所谓“科学”扭曲的合理的中医观。本人做科学研究出身,当然也不是要贬低科学,但是我反对“科学主义”,反对把“科学”这种工具提升到判断一切的高度。工具就是工具,能用就用,不好用就用别的工具,记住医学是职业,是满足治病救人需求的职业。我下面的很多话的言下之意是,那些拿“科学”为借口打击中医,其实并不真懂科学,只是学了皮毛,拿科学扣帽子罢了。或者说,中医是等待科学不断挖掘的宝库,“科学”对中医的认知会不断刷新的。中医昨天和今天能有效地治好某些病,“科学”明天才能明白过来为什么,难道对“科学”今天还没有懂得的部分,中医就要放弃?我眼中的中医与科学的关系大概就是“科学你慢慢学,中医我先治病去了。”,而西医与科学的关系很大程度上让人感觉是“科学我先搞清楚,然后医学拿去治病用;等等科学有新发现了,过去的发现不太对,医学你就换个方法看病吧”]

首先,我得纠正一下基础观念,判断医学的标准不是科学不科学,而是治病救人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中医是否安全有效,不要拿害人骗人的庸医来举例,只能说国内外中医界普遍相互认可的中医医师和药店,这也不拘于是在正规医院还是小诊所行医的,不拘是在中国还是海外,华人或是白人,医生是用疗效说话的。

其次,中医有优秀的中医,也有庸医和骗子。不要拿被庸医或骗子伤害的经历来质疑中医。西医也有庸医和骗子,也有正规医院的医生为了谋生糊口当了比较隐蔽的药物销售员等等。这是医疗体制的事,不赖中医或者西医。

好了,让我们来比较一批很多人认可的医术精湛的、医德高尚的中医,比如说东直门医院等国家著名中医医院的副主任及以上资历的中医师,或者说好多人得了某病都去找的民间医生,你是不是觉得可以信赖了呢?是不是觉得有病可以找他们看呢?如果这时可以,那么你还是相信中医的,你需要的只是遇到知道如何找到好的中医。

如果你对众口交赞疗效确实的中医师们都不认可,觉得他们的“辨证论治”不“科学”,那我们就要好好说说了。

第一,必须承认这些大师级中医的“辨证论治”治病有效

比如1956年乙脑爆发,蒲老先生治疗167例乙脑患者没有一例死亡。有关人员却说这样的治疗效果不能算医疗成果。原因很简单,167例患者用了98个方子,平均每个方子用不到两个人,没有统计学意义,所治疗的患者都是个案。这是很典型的西医思维,用“不具重复性,不科学”来打压中医。

这真是一个很典型的思维误区了。中医或者中药方的“适应症”(indication)是“证”,而不是西医的“病”。是把病因(比如乙脑)连同人体一起来进行辨别的,如果按中医辨证之“证”,及其对应药方来做统计,像现代的药物临床试验那样找多个医院中心来筛选病例,等半年一年累计出足够病例,那统计显著性肯定就高了,中医满足现代统计学要求的显著“有效”,也并不是难事。西医也不能给前来就诊的连续167高血压或糖尿病患者给予完全一样的处方吧。临床实践不同于临床试验,能对患者精挑细选,患者来了就得治疗,要根据患者情况来调整,西医也是如此啊,那个“有关人员”,真是别有用心!医学上当时有效就是有效。而累计案例的时间拉长、样本扩大其实也能“科学”了。

科学的核心在于对事物分类(比如对植物动物分类,元素周期表对化学元素分类),而且是对事物进行可重复性的分类。从这个意义上理解,中医对患者的临床表现进行按“证”的分类,而且这是一套在几千年实践中发展成熟稳定的分类体系,怎么说不科学呢?(比如中医九种体质的辨识做成了问卷调查形式,只要识字都可以自测,在大样本人群中做试验,97%以上的人可自己清晰辨识归类;中医对疾病辨证也是可以系统学习掌握的,有其可重复性)

好了,你承认中医从其对疾病表现进行分类上,是“科学”的。而针对这些不同的证,又有不同的验方,以及在不同情况下如何调整药方的记载,这又是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吧,是开展“真实世界”临床验证吧。这种基于临床的实践,又哪里不科学?打开《伤寒论》,从现代医药界眼光审视过去,我看到的明明就是一百多条“药物临床试验方案”——先说适应证和禁忌证(入排标准),再说用什么药。真的,对于《伤寒论》的每一条稍稍加于扩展,就是一个药物临床试验方案。听说日本韩国已经注册成功了好多《伤寒论》的经典药方,还在美国等国家申请了专利。(行了,我不该在这浪费时间说服你们中医科学不科学了,我得找人研究如何利用中医药方开发新药赚钱去了。)

希望上面这几段说明了中医药“辨证论治”是科学的。

而中医针灸是不是科学——我不想辩这个问题。因为中医针灸如此有效,美国已有44个州允许中医针灸医师的执业,而且美国很多白人在美国的正规学院学了中医针灸开了针灸诊所执业,欧洲也是法律认可了中医针灸,针灸现在可以说火得不要不要的,乃至有些美国的理疗师没有学中医理疗也拿起针进行针刺,引发中医界,包括白人中医针灸师义愤填膺地批评那些不懂中医医学理论而直接给患者用针的做法。

而且如果你要说针灸镇痛是因为针刺的疼痛感让机体分泌了抵抗痛感的物质(内啡肽+激素等),这也是某些初级“科学”试验反复验证的。这是“科学”试图认识针灸的一个努力,一个解释,但不是全部。总之,公平和严谨地说,“中医针灸治病很有效,科学正在努力认识中医针灸”这句话是成立的。

第二、中医的“阴阳五行”整体观念学说,被很多人误解为封建迷信,不科学。

那让我以现代医学认知和语言来解读下阴阳五行:此乃是中医的核心理论,也是中医核心价值所在,是中医对人体这个复杂系统的运行规律提出的理论模型,阴阳理论可近似翻译为“多层次多方面的稳态平衡模型”或者“人体能量与物质平衡转化模型”,五行理论可翻译为“人体多系统相互作用的模型”。该理论可以有效指导中医实践,达到治病救人的目的,而且可被现代医学中的很多理论和事实印证,比如内脏之间关系的中医解读和现代解读从功能层面基本一致,只是各自用词不同而已。有人可以不喜欢“阴阳”“五行”几个字,觉得和一些算命、迷信相关联。那其实中医的阴阳五行是有相对严格定义的,可以和泛中华文化中的用法进行切割。因此,我认为中医的“阴阳五行”整体观念学说是对人体系统的运行提出的系统的理论,而且因为有理论指导,所有对人体运行紊乱(生病)有系统的应对措施。请问西医对人体系统的运行是什么系统理论?有什么系统的应对措施?西医目前是把患者分割成缺乏有机关联的不同器官看待的,解剖学只是机械的形态命名,对于如何综合各个系统和脏器的知识,把人作为一个整体来看病,西医的实践还缺乏统一理论。血压高了给降血压,血糖高了降血糖,长肿瘤了给切掉,非常机械。若干年后回想起来应该会觉得幼稚可笑。第三、对于人体复杂性,多系统,多因素疾病,西医有点束手无策,而中医可从容应对。

为何一般人都觉得西医更科学呢?这主要是因为西医对付单一因素疾病,比如传染病,以及某些人体单基因缺陷疾病,确实成效卓著。但是,对于人体复杂性,多系统,多因素疾病,西医有点束手无策,而中医可从容应对。

病毒、细菌等微生物病原,经过西方科学的研究,做出微观的定性,血清学、病原学、毒力学都搞的很清楚,然后做出疫苗或者抗生素来,一下子控制了很多重大的传染病,比如天花,麻疹,结核等,对于伤口感染,肺部感染等过去导致高死亡率的情况也能用抗生素控制,在西医医院生产的围产死亡率也大大降低。这种有效力高得惊人,往往是99%以上的成功,天花等重大传染病甚至被消灭,这是现代医学的巨大成就。这是任何人不能否认的。也正是在对付传染病上西医的巨大成功,帮助西医占据了中国医学的主导地位。最近几年国际药企推出的丙肝神药“索弗布韦”及二代药物,达到了少见的超90%的治愈率,但记住,这丙肝是传染病,药物消灭的是微生物病原丙型肝炎病毒。

而人体因素的单一因素疾病,比如血友病;侏儒症等,缺东西的也比较好说,缺啥补啥,凝血因子少的补给相应的因子,生长激素水平低的幼年生长期给予补充激素。

还有一类西医科学特别有帮助的,是多种激素的应用。糖皮质激素应用广泛,用于处理各种发炎情况。是接近万能的“治标”药。而对于女性生殖激素的研究,导致多种避孕药的开发,以及人工辅助生殖称为可能。这也是很科学的!必须赞。当然现在医学外科,器官移植,也有科学和必须高度赞美的地方。(不过抗生素、输血、骨髓配型等科学技术手段支持之外的切割和缝补,似乎是个木匠加绣花匠的活?)

可以总结说,现代医学对于传染病和某些人体单一原因的疾病(比如,血友病;侏儒症等),是非常科学有效的。

然而,时代不断发展,如今非传染病已经取代传染病,成为更主要的疾病负担。面对心血管疾病、代谢综合征、肿瘤等不是微生物病原导致的疾病,现代医学有点应对失据了。

传染性疾病现在西医也面临耐药性的问题的挑战,比如抗生素的耐药,抗病毒药的耐药。而且对除开那几种已有疫苗之外的病毒性疾病,西医基本是束手无策,也就是“多休息,多喝温开水”。比如普通感冒也就是对症治疗。绝大多数病毒性疾病还是靠人自己免疫力抵抗。

对于人体复杂性,多系统,多因素疾病,西医有点束手无策。比如现在欧美深受肥胖之害,代谢综合征发病率极高,糖尿病,肾病,癌症,因素复杂,真的不好治,真的排除了病毒和细菌感染。西医还在按照对付传染病/单因素疾病的路数,找“药物靶点”,但是发现信号通路一条又一条,相关基因蛋白及各种大小RNA成百成千成万,相互作用变化多端,突变分布扑簌迷离,药物作用控制了一个靶点,另一个靶点又异军突起,真是按下葫芦浮起瓢,根本无法根治疾病,最多只能短暂延缓危机,但往往药物副作用还导致加速死亡。用过去对付传染病的方法论,找药物靶点进行干预,根本就是手忙脚乱,劳而无功。

在中医看来,西医应对系统性功能失调类疾病的困境,正是没有提出理论,还在用错误的理论指导。好比进行军事管理,以前是清除异己,有一套手段,鉴别出来,驱赶了或杀死了就是。但是现在都是自己人了,但是协调不好,内部管理出问题,还用过去的手段去“抓内奸”抓“腐败分子”,发现清除不干净,而且搞的实力虚弱,但是并没有去系统反思管理问题,没有去清楚产生腐败分子的体制环境机制。

中医不同,中医的“阴阳五行”理论,本身就是针对人体这个体系的,而不是针对病原菌的。人体的机制如何保持内部平衡,诸多器官如何相互作用,中医是有理论模型的。而且这个理论模型指导下,对于绝大多数内科疾病的诊断治疗是行之有效的。

举肾病为例。西医就没有什么特别的药物,基本只能等着疾病进展到去透析。而中医治疗好慢性肾炎的例子不胜枚举。正好遇到两个名人的病例,很值得回味。中国近代名人胡适的肾炎就是找中医治好的。胡适以前大声批评中医,肾病好后再不敢批评了,但是也不好意思大声赞美中医。而梁启超也是宣扬科学,宣扬西医,贬低中医,后来也是肾病,非不去找中医,到协和医院,被错割了好肾,死了。两位中国重要文化领袖级人物,都在肾病上与医学相遇。一个让中医治好;一个让西医治死。让人不由感慨,他们的命运是否也暗含了中国文化的命运?

总结说来,西医在若干类单因素的疾病上,有其非常科学、成功的表现。但对人体多因素多器官复杂疾病,西医缺乏有力的理论和有说服力的临床实践。而中医的理论围绕人体复杂体系提出,很适合解决多因素多器官复杂疾病。其理论清晰,经得起实践检验,在长期临床实践中,特别是在合格的优秀中医使用下,产生了很好的疗效。这是中医生命力的关键。

如果一定要用西医的眼光去看中医治疗复杂疾病,那中医复方就是“多靶点多通路多管齐下,有主有次还兼顾减轻副作用”(君臣佐使)。西方有些老人每天服西药高达25-30种,这是西药最后针对复杂疾病的“复方”,但显然不如中医的复方有机、整体、有理论指导。(当然,西药这样服用是有问题的,美国已经出政策将服药种类限制到不超过9种。我们中医的复方也讲究简洁清晰,伤寒论的经典复方往往就只有四味六味,也有独用一味的。现在有的中医开一副药能开三四十种药材,这个我觉得也是要怀疑他到底是不是懂,还是就要赚钱。)

第四、中医是否科学,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既然中医理论是复杂的,不机械的,非线形的,也就需要学习者“有悟性”,即便遇到名师指点,也需要学不短的时间,才能真正做到疗效稳定,药到病除,立竿见影。因此各代杰出的中医人才都有不少神奇的治病故事——只是因为很少人能理解方觉神奇,对于精通中医的业内人士,那只是敬佩前辈技艺高超。虽然都是敬仰,态度确有本质差别。说中医“神奇”的意味者不懂中医,看不到规律。而看到“技艺”和“门道”的,看到的就是“科学”和“可重复性”。

第五、中医药可重复性完全可以“科学”验证。

说中医药不可重复只是观察角度不对。如果有足够资金,中医做出一个或N个高质量的(不用造假)的可重复性结果是不过就是几个月的事。中医是“辨证论治”,方是和中医的“证”对应的,而不是和西医的“病”对应的。因此,要证明中医的可重复性,我们设计一个按中医证型入选患者的临床试验就好了,有此证,则开此方,可以设对照就按常规西医治疗方案,然后多少时间后检测一些身体参数,任凭要检测西医中医的指标,都可以选。保证这样子做出100例来,1000例来,两组差异达到P

而且,中药毒副作用完全可进行“科学”管理。有人攻击中药毒性导致肝肾问题。这个没有人否认,中药本身很多就是有毒的,用的就是毒性或偏性来纠正人体之偏,以毒攻毒,而且一直有药物相互作用的清单,哪些药不能一起用。很多西药也有毒副作用,不能因为毒副作用就不用药了是不是?监控毒副作用就是了嘛。中药以后可以在标签上加上“在医师指导下服用;定期检测肝肾功能”等,随着临床监测数据积累也可以和西药一样列出一大堆副作用在说明书上,如果这是某些人想要的话。

第六、中医因为逻辑思维严谨,非常适用电脑“专家系统”。

中国80年代就开发了开方准确率超过90%的专家系统,可帮助初级中医师很好地进行诊断开方。而进入二十一世纪,更多的中医专家系统被开发出来,称为中医师的好助手。而人工智能的发展,可望迭代出功能更加强大的中医辅助系统乃至人工智能的“中医大师”。

第七、中药质量标准也可与时俱进,在保持中药效果的前提下借鉴现代药物质量管理经验。

行业很担心中药质量,有“中医会亡于中药”的忧虑。但从药物质量控制上讲,肯定是可以有解决方案的,可借鉴一些西方植物药的质量控制体系,比如物种的鉴定用基因组测序,采用产地管理、注意采集时间、积累指纹图谱数据、检测重金属和有害生物碱等,但质量标准还是应该让临床中医专家和中药专家来主导,虽可参考借鉴现代医学的一些具有普遍意义的做法,却不可全套照搬,不要被化药或者西方植物药的标准带跑。

最后一点我想说,人的自愈能力,乃是所有医学的基础。野生动物没有医生不也繁衍至今,而且自然淘汰下活下来的都是健壮的。我们现在医学很发达,但还是很多人活到老一辈子没有进过医院。这世上几亿的穷人没有什么医疗服务但是人口还在增长。中医,只是顺应天道而已。西医也是靠帮助人自愈。无论中医西医,都有治不好的病。医生不是神,自愈能力才是每个人自身的神。自愈能力强,医生可以帮帮忙,自愈能力弱了,再好的医生也无济于事。

中医西医,是人类认识生命自然规律并寻求干预疾病的不同方式。千万年来,人的基因组其实变化非常少,虽然我们的环境产生了一些变化,但人与天地阴阳的基本关系也没有改变。人体是奇妙的,生命本就是神奇,古人借助内证获得的医学见解,仍然有极高的价值。这个时代对中医中药很挑剔,但是也带来了巨大的机遇。无论是对西医无疫苗和药物的病毒性疾病,还是西医勉为其难应对的复杂性疾病,中医都可发挥其独特作用。中医还可以借助计算机专家系统和大数据的现代工具,更清晰地展示自己的可重复性与有效性。预期在不久的将来,现代医学把中医的“阴阳五行”奉为其人体系统理论模型,所有现代医学对基因组、蛋白质组、小RNA组、代谢组等多种微观层面的纷纷扰扰的发现,统一在中医的理论之下。中医一点点被更多的“科学事实”填充,基于《黄帝内经》的岐黄医学,成为整个现代医学大厦的主要框架;基于还原论的西方医学,成为各个细节的补充。这是我看到的中西医融合。

“科学你慢慢学,中医我先治病去了。”

作者:股中医-心
链接:https://xueqiu.com/2426012075/109381760

本文链接:http://www.maixj.net/misc/zhongyi-kexue-18261
云上小悟 麦新杰(QQ:1093023102)

相关文章

评论是美德

无力满足评论实名制,评论对非实名注册用户关闭,有事QQ:1093023102.


前一篇:
后一篇:

栏目精选


©Copyright 麦新杰 Since 2014 云上小悟独立博客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4045477号-1。云上小悟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目的是为了整合信息,收藏学习,服务大家,有些转载内容也难以判断是否有侵权问题,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站长,我会立即删除。

网站二维码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