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小悟
首页   关于   小悟志   栏目   标签   文章   归档   友链   联系

   云上小悟  +  

当前位置 : 首页 » 投资理财 » 谁是恶意做空者? 正文

谁是恶意做空者?

投资理财 / by: 麦新杰 / 发布:2015年7月22日 / 100次阅读 / 暂无评论
标签:股灾爆仓   / 最后修改时间: 2015-07-22 16:19:38

投资理财 / 2015年7月22日 / 100次阅读 / 标签:股灾爆仓  


谁是恶意做空者?

有人说,这次股灾是对中产阶级的屠杀。

本博之前就转了一篇匿名人士的文章,他在文章中也暗示了自己被强平的过程似乎有不公和某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具体见:股灾被强平,从局内人变身局外人。今天又看到一个故事,也是在暗示阴谋。忍不住要给自己收藏,时刻提醒风险的存在。

 

6月24日当天,陈俊及其妻子在申万宏源证券上海上中西路营业部的两个股票账户累计资金,已达到5800万元。

陈俊回忆说,当天他看到国家出台相关“互联网+”的扶持政策,便开始大手笔买入高鸿股份。其中,自己账户以2500万元作为保证金,向营业部融资2000万元,买入了190多万股高鸿股份;他妻子的账户以3300万元作为保证金,向营业部融资1800万元买入约225万股高鸿股份,平均持股成本约在20-22元/股附近。

资料显示,今年一季度高鸿股份前10大流通股东最低持股数为205万股,陈俊与其妻子的合计持股数量逾400万股,很有可能被纳入二季度高鸿股份前十大流通股东之一。

“其实,我与高鸿股份高管并不认识。之所以买入这只股票,主要是看好这家公司所具有的互联网+、央企改革等概念。”陈俊解释称。

但令他万万想不到的是,随着股市迅速下跌,等待他的竟是一场“灾难”。

7月3日当天,高鸿股份股价一度跌破13元,陈俊的两融账户担保维持比例(即客户总市值/融资额与相应利息之和的比例)瞬间跌破150%,需要追加保证金弥补资金缺口。

但陈俊并没有那么做。他告诉记者,当时觉得每天亏损七八百万,自行平仓于心不忍,总觉得随着国家持续出台救市措施,股市很快会好转,高鸿股份的股价也会止跌回升。

然而,7月6日高鸿股份跌停至11.30元时,陈俊突然接到申万宏源上海上中西路营业部的电话,告知他的两融账户担保维持比例跌至128.6%,已经低于130%的平仓线,若第二天他没有在规定时间追加保证金,将被强制平仓。

“当天我只好先平仓20多万股才涉险过关,将担保维持比例回升到130%附近。”陈俊透露,当天他甚至打电话给高鸿股份证券事务代表,希望公司能暂时停牌帮助股东避免账户被强制平仓,但对方表示公司暂不停牌。

随后两天,高鸿股份又持续跌停,最低跌至9.15元/股,令陈俊两融账户担保维持比例再度失守130%,甚至一度跌破115%。陈俊妻子的账户担保维持比例也跌至130%附近,随时面临被强制平仓风险。

“我当时急了,赶紧与营业部沟通希望能够暂缓平仓。”陈俊回忆说。当时他给出的理由是,国家已经出台多项救市措施,甚至调整两融业务强制平仓标准,意在尽可能缓解两融账户强制平仓压力,而自己一旦因强制平仓而抛售400余万股高鸿股份,可能对其股价下跌产生不小的影响,与救市政策方向唱反调。

但申万宏源证券公司上海上中西路营业部最终给出的建议,是希望他能够自行平仓,先确保两融账户担保维持比例提高至150%以上。

由于沟通无果,陈俊与其妻子在7月8日当天开始抛售手里的400余万股高鸿股份。但令他意想不到的是,高鸿股份当天开盘直接跌停,且全天换手率只有0.44%(即成交量略超过200万股)。

“可能是受到我的巨额沽单压力,8日当天高鸿股份没人敢买了。”陈俊认为,而当天他只抛售了22万股。

陈俊觉得,因强制平仓而抛售如此多的股票,是在作茧自缚。一方面巨额沽单导致股价持续跌停,自己损失更大;另一方面,自己还被某些投资者视为“恶意沽空者”,尽管自己不是有意沽空,但巨额抛单很容易引发更浓厚的空头氛围。

7月9日早上,陈俊做出最后的努力,向营业部人士表示可以用房产作为抵押,取得融资追加保证金弥补两个账户的资金缺口,希望对方能暂缓强制平仓。

但陈俊被告知,当天凌晨2点,其账户所剩的170余万股高鸿股份已被券商在当天跌停板价格8.24元/股挂单抛售。受此影响,陈俊妻子也担心自己的两融账户遭遇同样强制平仓的待遇,也在当天以跌停板价格抛售了约180万股高鸿股份。
“我感觉自己就是倒在黎明前的最后一刻。”陈俊无奈表示。7月9日A股在开盘后开始触底反弹,截至17日收盘,高鸿股份股价已涨至12.81元/股。

他粗略估算,由于高鸿股份被强制平仓,两个账户中的5800万资金几乎损失殆尽。目前,他的账户只剩市值约340万元的北大医药(000788.SZ,于5月22日起处于停牌阶段),其中300万元是两融业务贷款,加之融资利息开支,目前这个账户的担保维持比例仅为93%,等于本金损失殆尽的同时,还欠营业部一笔贷款费用。陈俊妻子的账户在7月14日抛售剩余20万股高鸿股份后,只剩下130余万元以及300万元市值的北大医药,但账户担保维持比例也只有89.6%,同样面临本金全部损失的状态。

不仅面临巨额损失,陈俊更担心公安部门一旦发现他连续两天挂牌抛售400万股高鸿股份,有可能调查他是否恶意做空。唯一庆幸的是,如果股市7月9日没有触底反弹,陈俊因强制平仓而挂出400多万股高鸿股份抛单,导致这只股票的股价进一步连续跌停,反而更容易被怀疑存在恶意沽空行为。

谁是恶意做空者?

令陈俊颇为不解的是,在400多万股高鸿股份被强制平仓的背后,谁才是“恶意做空者”?

随后几天,沈俊多次到申万宏源证券上海上中西路营业部、申万宏源证券总部、上海证监局反映情况,希望申万宏源方面能给出一个解释,为何在政府积极救市、自己愿拿出房产抵押融资追加两融账户保证金的情况下,延长平仓时间的申请仍无法被批准,从而导致400多万股高鸿股份被强平抛售,被人视为“恶意做空”。

一位券商人士认为,申万宏源对陈俊的账户进行强制平仓,本身是合法合规的。7月1日,证监会修订的《证券公司融资融券业务管理办法》规定,从7月6日起,若客户T日信用账户低于130%的平仓维持担保比例,客户须在T+1日收盘前补充担保物或了结融资融券交易,将维持担保比例提高至不低于150%的补仓维持担保比例。

若客户T+1日信用账户维持担保比例低于150%但不低于130%,则公司暂缓对客户信用账户进行强制平仓,客户可自行操作信用账户(包括自行平仓等),但客户应保证,T+1日后的每一交易日信用账户的维持担保比例均不低于130%。否则,公司将在该维持担保比例低于130%的次一交易日对客户信用账户进行强制平仓,平仓后维持担保比例不低于150%。

“由于陈俊一直没有通过自行平仓或及时追加保证金,将维持担保比例调高至130%以上,最终券商只能按照政策规定与合同条款约定,进行强制平仓。”上述券商人士分析说。但他也表示,在当时政府积极救市的大环境下,若一个两融账户被强制平仓导致一只股票出现巨额沽单时,券商也需要权衡一下账户强平抛股对股价下跌的冲击力。

陈俊透露,经过多次沟通,申万宏源证券后来给出了一个解决方案:即他无需再追加保证金提高账户的担保维持比例(即保持现有两融账户93.4%的担保维持比例),但在北大医药复牌当天收盘时,他的账户担保维持比例仍需要达到150%。但陈俊最终拒绝了这份方案。

因为这一方案令他相当不解,此前申万宏源证券方面并没有给予他宽松条件暂缓高鸿股份的强制平仓,但到了北大医药需要追加保证金时,却网开一面。陈俊甚至怀疑在7月9日他的账户被强制平仓时,是否有券商与投资机构趁机抄底高鸿股份。

上述券商人士表示,券商内部有着严密的风控防火墙制度,自营部门及其他投资机构是不可能了解两融业务客户的具体持仓状况与股票交易明细的,更不可能与两融客户存在对手盘交易。

该人士看来,在一个集合竞价的场内交易市场,很难准确查出谁在7月9日开盘抄底了陈俊所抛售的数百万股高鸿股份。但是,这些大户因两融账户被强制平仓而带来巨大的股票抛售量,却是某些恶意沽空机构乐于见到的。

 

摘录自雪球:http://xueqiu.com/3883887839/51803502

本文固定链接:http://www.maixj.net/licaitouzi/eyizuokong-7186
amazon kindle

“谁是恶意做空者?”正在等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前一篇:
后一篇:

麦新杰的云上小悟独立博客网站文章内容,除非特别注明,全部都是原创,如需转载,请先阅读版权声明!原创文章更具个性,有些文字虽略显随意,但不影响个人思想表达。部分文章是我自己的笔记,为自己记录,总结和收藏,同时也分享给您!这是本博建设的出发点,希望您喜欢并得到您的支持!喝杯茶,慢慢阅读...

©Copyright 麦新杰 SINCE 2014 云上小悟独立博客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4045477号-1  

本站360安全检测  Valid 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