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小悟
首页   关于   小悟志   栏目   标签   文章   归档   友链   联系

   云上小悟  +  

十月革命之后的性公有制(苏联的共妻现象)

经济学 / by: 麦新杰 / 发布:2015年12月17日 / 121次阅读 / 暂无评论
/ 最后修改时间: 2016-01-13 17:06:29

经济学 / 2015年12月17日 / 121次阅读 /


十月革命之后的性公有制(苏联的共妻现象)

记得14年春节期间跟老爸在网络上追剧,追的是新版的《毛泽东》。其中有一集里面,蒋介石有一句台词,他说:共产共妻。当时我也就笑笑而已,认为这只是蒋介石贬低共产党的骂语。没想到后来,偶然在网络上看到一篇文章,讲的就是十月革命成功胜利之后,曾经在苏联出现过的共妻现象,准确的说,叫性公有制。

以下内容转自搜狐文化频道,文章末尾给出具体链接。

 

十月革命后苏联迎“共妻”时代 干部凭证睡女人

十月革命史料曾宣布,十五至二十五岁的妇女,必须接受性公有化,革命者要行使此权利,可向革命机关,申请许可证。布尔什维克,凭证可以「公有化」十个姑娘。

在笔者移居俄国后,才了解到共产革命历史上,确实存在「共妻」的现象。

俄国革命成功后的共产共妻

深入研究布尔什维克革命史的史学家指出:在共产理论中,不仅财产公有,而且写明了家庭必将消亡、一夫一妻制是私有制的产物。共产制度,就是要消灭建筑在私有制上的婚姻和家庭。因此布尔什维克革命,不仅仅限于抢掠财产和屠杀,这个革命还要全面破坏人类道德价值的所有准则,俄国十月革命时期践踏性道德的行为,比比皆是,两性关系的基本规范荡然无存。社会性关系的混乱,是布尔什维克造成的。

布尔什维克革命成功后,伴随着财产公有化的,还有性资源「公有化」,直译应为「社会化」,和俄文原文对应的英文词是socialization,革命者性的全面解放。

其实有两方面:革命者倡导并且实践性革命;非革命者的性资源被强行「公有化」,即被强奸。

一九九雩年第十期,俄国《祖国》杂志,对俄共初期的共妻现象曾有全面揭露。这本杂志指出,在布尔什维克控制的地区,有公有化资产阶级妇女的行为,到处都有集体参与的强奸事件。在苏共和苏联的正式文件中,也许根本找不到关于性资源公有化的文字,可布尔什维克有一个让性全面解放的立场,性道德的沦丧,源于党的这个思想。

女革命家克朗黛在她发表的小册子中写道:「出于工人阶级利益要求的性道德,是工人阶级社会斗争的工具,并为这个斗争服务」(克朗黛:《家庭与共产主义国家》一九二零年)。社会主义的思想家们,只倡导和完全满足革命阶级的性需求,把恋爱当作小资产阶级的浪漫玩意儿,为无产阶级所排斥。

性革命的典型表现,是领袖们的私生活,如托洛茨基、布哈林、安东诺夫、克朗黛。他们的私生活,像狗的交配一样随便。中、低层的革命者,在这方面也不甘落在他们领袖的后头,历史学家缅古诺夫说,普通革命者也有好多个情人,革命者随意强奸没有护卫力量的妇女。

一九一八年叁月,叶卡捷琳娜堡公有化妇女的行为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当时布尔什维克组织在苏维埃消息报公布一个命令,该命令也在大街上张贴:「十六至二十五岁的妇女必须接受公有化。革命者如果需要行使这个命令给予的权利,可向相应的革命机关说明。」

这个城市布尔什维克组织的内政委员波罗斯登给「公有化」女人的寻求者(即要求强奸妇女的革命者),签署许可证,当地其他布尔什维克的头头,也发放这样的许可证。波罗斯登给他的一名助手一张这样的许可证,该助手就凭此证「公有化」(强奸)了十个姑娘。

以下是这类许可证之一:

持有这分文件的卡马谢夫同志,有权在叶卡捷林琳娜堡公有化十个十六至二十岁的姑娘。卡马谢夫同志可任意挑选看中的姑娘,被选中者不得违抗。

北高加索苏维埃共和国革命军总司令部(加盖公章)许可证签署人:总司令伊华谢夫

按照该城党组织的决定,红军士兵「公有化」了六十多个姑娘,她们全都年轻漂亮,大多数是资产阶级出身和在学女生。在城市公园的一次围猎行动中,好多姑娘被抓走,其中四个姑娘当场就被强奸,有二十五个被送往波罗斯登的司令部,另有一些被送往布尔什维克占据的旅店,悉数被强奸,无一幸免。

有一些女孩后来被释放,如红色刑警队头头强奸了一个女孩,然后放了她。一些女孩在红军退却时被带走,从此下落不明。还有一些女孩的命运很悲惨,她们被折磨后被杀害,体扔进河里。一个五年级(小学)的女生连续十二个昼夜被红军轮奸,然后被绑在树上,用火折磨她。她最终被枪杀。

当时中学生卖淫现象严重,世界着名社会学家沙乐金,研究了这个问题。他在一九二零年写道:共青团在少年的卖淫事业中起了极大的作用,在俱乐部招牌下,每一个学校都设立了卖淫场所。对位于圣彼得堡附近沙皇村两所中学所作的调查发现,所有的孩子都有性病。

少女参与色情商业交易,介入了有权势革命者的私生活。沙乐金强调说:我认识的一位大夫告诉我他的见闻。一个男生让这位大夫看病,把叁百卢布放在桌上作为看病费用。大夫问哪来的钱,男生很平静地回答:

每个男生都有自己的女孩,每个女孩又都另有情人,这样的情人都是「委员」──当时人们对布尔什维克革命者的称呼。圣彼得堡一个「分配中心」(俄国内战争期间,收容流离失所的孩子的机构)。安排体检后出现一个数据:百分之八十六点七的女孩已不是处女,她们都小于十六岁。

资料图:俄罗斯学者研究“共妻”现象时使用的宣传画。

资料图:俄罗斯学者研究“共妻”现象时使用的宣传画。

笔者还了解到,布尔什维克革命成功以后,取代旧王朝的苏维埃政权不要结婚的礼仪。克朗黛们在那个时候,如果不借政治的力量,推广他们的性观念,倒是不合情理。俄罗斯民族的传统婚宴要延续数天,或一周,结婚是人生的一件大事。隆重的婚礼还有一个不可少的程式:新婚的次日晒床单,以展示新娘的贞洁,显然,婚礼是革命应当革去的东西。直到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结婚仪式在苏联才重新被重视,家庭的价值才在一定程度上得到恢复。

值得一提的是,当今的俄国私生活准则,也不是很清楚。漂亮女郎常抱怨难有好工作,存在着好职业和上床相联系的问题。性骚扰到处都有,区别在于,俄国从不处理性骚扰案。

于是,有的漂亮姑娘宁愿选择地下色情业,同样上床,收入可不一样。权力可以和性的占有权画等号,也是「娼盛」的原因之一。

内容转自:http://mil.sohu.com/20131101/n389364228.shtml

 

看完这篇文章,我想起了讲法国大革命的《双城记》。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句名言就出自这篇小说。

本文固定链接:http://www.maixj.net/jjx/shiyuegeming-xing-gongyouzhi-9943
amazon海外购

“十月革命之后的性公有制(苏联的共妻现象)”正在等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前一篇:
后一篇:

麦新杰的云上小悟独立博客网站文章内容,除非特别注明,全部都是原创,如需转载,请先阅读版权声明!原创文章更具个性,有些文字虽略显随意,但不影响个人思想表达。部分文章是我自己的笔记,为自己记录,总结和收藏,同时也分享给您!这是本博建设的出发点,希望您喜欢并得到您的支持!喝杯茶,慢慢阅读...

©Copyright 麦新杰 SINCE 2014 云上小悟独立博客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4045477号-1  

本站360安全检测  Valid 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