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投资理财 »

“相信过程”:一个NBA建队的长期价值投资案例

2018年8月1日 / 50次阅读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29018372”,即可领取红包!可重复领。

优秀的能够经得起考验的投资思想,无处不在。长期投资是制胜法宝,因为长远的思考,让你几乎没有竞争对手。

 

背景介绍:

著名的NBA“相信过程”是NBA费城七六人队前总经理提出的口号。最终成了一个死在黎明前的价值投资者故事。

作为一个坚持长期视角和价值投资的信徒,76人队总经理Hinkie意识到,NBA夺冠需要靠超级明星和足够的天赋,而取得超级明星对于76人这样的弱队来说只能依靠战绩摆烂垫底拿状元抽签和囤积天赋。

可以想像,一只球队连续多年追求输球摆烂垫底会给各个方面带来多大的压力。

在辛基的长期视角的顶层设计之下,费城76人成了联盟里唯一一个刻意摆烂连续3年联盟垫底,赛季平均输掉50场以上的球队,交易掉所有烂合同,与高性价比球员签短约,培养超级新秀,跨越几个赛季,为了打造最好的潜力队伍。当然,疯狂输球换来媒体上狂轰滥炸,球迷日日狂喷,相信过程这句话成了联盟里著名的笑话

在巨大的压力之下,76人不得不在连续战绩很烂的几个赛季之后,选择更换管理层。这篇就是辛基意识到已经无法继续在76人继续工作下去,而选择主动辞职提交的辞职信。

但就在辛基辞职一个赛季之后的2017-2018,凭借辛基的“相信过程”的天赋积累,76人以极其低廉的成本和最短的时间完成历史上最成功的球队重建,不仅累积天赋爆棚的超级新星如全能小前锋西蒙斯和联盟第一中锋恩比德,而且账面还留下了巨大的薪资空间可以签约2个以上超级明星

而七六人战绩也从联盟倒数一跃成为东部第四打入季后赛第二轮,未来5-10年都将长期保持争冠状态。经历了近乎完美的绝地反击,现在76人的球迷都在将辛基比作耶稣和国父,“他为我们的罪行而死”(he died for our sins),每一个人的不耐心,都最终摧毁了辛基的职业生涯。

从这篇合伙人的信的内容看,辛基不仅仅是一个非常有长远建队视角,有价值投资理念的球队总经理,也是一个非常有才华但又很沉默的长期投资者。他的这篇致NBA球队投资者(辞职)信,引用了巴菲特,查理芒格,赛斯卡拉曼,伊隆马斯克,杰夫贝佐斯,也看得出辛基在投资和理性思考方面的造诣。

辛基是查理芒格的脑残粉,他在描述自己的“摆烂博长期冠军策略”时,说“要说有什么遗憾,我们做的还不够好(意思是应更疯狂的继续摆烂博选秀),就像查理芒格说的:我们的遗憾是可口可乐股票买的不够多

作为一个博学多才,目光长远的NBA总经理,过去3年的耕耘为下一个十年的七六人可能王朝留下了足够的天赋和价值,用辛基自己的话说,相当于2NBA球队的选秀权和巨大的薪资空间。

To the equity partners of Philadelphia 76ers, L.P.:

致费城76人的所有股权合伙人:

我希望你们能够读到这封信。我在过去的34个月中一直为76人队服务。阿图葛文德,波士顿Brigham & Women’s 医院的外科医生,是我长久以来最喜爱的作者之一。他笑称阅读科学研究对他来说已经变成了一种带有负罪感的快感。对我来说,我的负罪感的快感来自于阅读投资者的信。

我这里希望能够给你们带来一些关于幕后已经发生过的事情的观点,你们可能从未从其他地方听说过这些东西。你们中很多人都参加了我们最近在纽约召开的股东大会,很多话题在那个会议上已经提到过了。但是我希望这封信能够为你们提供一个对于你们所拥有的组织的更加深入的看法。因此,对于我做错的事情,你们应该预感到一些温和的欢呼以及一些零星的自责。

现在有很多针对我们的做法的批评,接下来可能会有更多。在一个充满竞争的联盟内,像NBA,总是需要一些与众不同的做事方法。通常针对这些批评,我们很少为自己进行辩护。大致上来说,为了将工作维持在正确的道路上,需要把眼光放在最长远的地方。为了尝试去说服他人,我们的所作所为显得特别显眼。一些我们的竞争对手可能逐渐觉得我们的行为值得效仿,但另一些会对我们轻视。请尽管叫我为一个老传统,但有时候最佳的处境就是不露锋芒。

最后,这封信中的内容只针对我今天所服务的业务部分:球队和它的相关运营人士。你们应该对由斯科特奥尼尔所领导的商业组织感到放心。我能像你们保证,等你们的球队能够在五月更进一步的时候(参加季后赛),斯科特有能力将Delaware Valley地区的人民的口袋掏空。完全不用担心。

一个有30支充满竞争力的球队所组成的联赛,需要有一个独特的文化。这种文化要能有效的发现更新的、更好的方法去解决一些重复性问题。短期来看,对创新的投资可能看不出什么效果。亚伯拉罕林肯说过:让我用6小时去砍一棵树,我会先花4小时去磨斧头。

在1969年5月,38岁的沃伦巴菲特坐在一台打字机前,告知他的投资人他将要关闭自己的基金(当时的巴菲特合伙公司)。他的原因是:市场环境如此,他已经不再有信心继续制定对他的投资人有益的决定,并达成他的之前的承诺。所以他会停止代表他的投资人进行投资。

对我来说,那一天就是今天。对我们的组织来说,我已经不再有信心能够继续制定对76人队的投资人,也就是你们,有益的决定。所以我可能需要停下来了,并且我也这么做了。

从情感上来说,事情到了这一步让我觉得非常难过:熬过了最低谷的几年,却要在一切即将要好转之前离开。但事实上,就像年轻的巴菲特说的那样:“我不适应这个环境,同时我不会为了逞能而尝试做我不懂的事情,所以我现在能以一个英雄般的姿态离开。”

Yup.
是的,就是这样。

Thinking about thinking
思索思索之道

我非常羡慕赛斯卡拉曼(一位对冲基金经理人)。我持续不断的被他的坚持以及谦卑(一个非常稀有的组合)所折服。对于他们在Baupost(赛斯所在的基金组织)里所使用的方法,他说:“这不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所得到的唯一的方法,但是这就是我们使用的方法。”下面是一些我们评估一些事情的观点,并且展示了我们到底如何在76人身上作出决定。

首先,这个列表并不详细,也不只是我自己的看法。在任何时候,我都认为从其他环境中获取想法,要远比只从篮球的角度来解决问题要好,因为从来没有任何人面对过任何相似的情况。因此,这个方法是对行为经济学,认知科学,以及我11年NBA经验中的很多观察、试验以及失误进行频繁搜寻而得到的。当然还有失败,很多很多很多的失败。

作为开始,我们先站在查理芒格(另一位投资家,巴菲特的伙伴)的肩膀上来看问题。他思考真正的思维之道的时间比我的生命还长。让我们从他和他的方法开始。他的两步式方法是:

第一,从理性上来考虑,有哪些掌控相关利益的因素?

第二,有哪些大脑潜意识层自动完成的潜意识影响——其中哪些是有用的,哪些通常是失灵的?

为了完成这两步骤,你需要先把过程从结果中剥离出来。你可能会为了一个错误的原因得到了一个正确的结果。在我们的行业中,你通常会因为这种瞎猫碰上死耗子的行为被吹嘘。但是你也可能为了正确的原因而得到了错误的结果。乔尔恩比德就很好的证实了这点(译者注:辛基辞职的时候恩比德还未打过一场比赛)。到处能看到能证明乔尔是多么独特的信号。从堪萨斯大学的训练馆,到宾夕法尼亚的Bala Cynwyd,再到卡塔尔多哈,他能把一些令人敬畏令人兴奋的事情以一种常规操作的方式做出来。我们对他的长期职业生涯保持希望(并且充满乐观),但是我们至今仍然不知道这将如何实现。在第三顺位选中乔尔的决定,在事后进行深层推理之后,我依然认为是一件正确的事情。但是如果仅是从结论上来说,把一些可能错误的事情(失败的选秀)叫成正确的(好的决定),仍然会让我们所有的决策层受伤,包括我。

So we have to look deeper at process. Here’s a go at it:
那么我们不得不更加深入的观察过程,下面是一个思路方法:

The importance of intellectual humility
智识上的谦逊的重要性

终身学习是异常重要的。为了做到这一点,需要非常深层次的谦逊:a)世上有哪些可知的,b)我们每个人都已经知道了解了什么。我们为此积极的雇人。我们为此在内部庆祝。当我们发现我们很可悲的缺乏谦逊的时候,我们又以获得惩罚而被世人熟知。

我们大量的讨论了保持好奇心,而不是对他人挑剔;讨论了直到真正的了解事物之前,不断的提问题;讨论了不怕提出一些周围其他人看上去已经知道的显而易见的问题;讨论了要愿意说出那简单的四个字我不知道

$特斯拉(TSLA)$ 的埃隆马斯克描述了他的日常姿态,你应该采用你犯错了的方法。你的目标就是越来越少的犯错。物理学家詹姆斯.克拉克.麦克斯韦说过“完全自醒的无知是每一次科学进步的前奏”。当被问到通过数据分析可获得的学识是否已经被耗尽的时候,波士顿红袜的比尔詹姆斯(同时也是堪萨斯篮球专家)说:“我们只是从海一样的无知中获得了篮子大小的知识。”

一种坚持如此谦卑的方式就是保持对自己评分。制作一本决策日志,在做决策之前用你自己的语言写下你认为会发生的事情以及理由。之后再回头看看,看看你是否做对了,是否有正确的决策理由。当一次又一次的读你自己手写的,用你自己的话总结的过去行事的原因时,会让谦逊如同潮汐中的水一样慢慢的聚集在你的脚边。就我而言,我通常站在腰深的水中。

另一个保持监测你自己的原因是,你通常是唯一一个能够看到如此多潜在错误的人。但是我们的大脑有他自己的记录的方式:忽略发生的错误。你对你做错的事情很难有一个完整的认识。但是你所做对的事情,其实也往往不一定足够正确。查理芒格说过,评价他和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时候,不应该以他们现在的成功为标准,而应该以他们错过了让他们更加成功的东西为标准,我们应该买更多可口可乐的股份

* * * * * * * * * * * *

The necessity of innovation
创新的必要性

对颠覆性创新的投资并不会酝酿误解,而是需要误解。杰夫贝佐斯这么说过:“发明有一些前提条件…你必须乐于接受失败。你必须乐于进行长远的考虑。你必须乐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被误解。”

对创新的渴求需要真正的探索。它需要一个持续性的尝试(和失败),以通过新的工具、新的技术、新的领悟把你的理解不断地向前推进。遗憾的是,最初的创新尝试通常都没有什么实际用,但是它能够指出迈向成功的路径的方向。这是史蒂文约翰逊在《灵感从哪里来》中叫做“相邻可能”的观点。想要找到走出无知的迷宫的道路,首先需要先开启一扇走进知识的房间的门。在这个知识的房间,能找到藏在其中的到往其他更深层次领悟的门。

在绝大多数的尝试中,在真正接近完美之前,对现状感到满足也不是不能接受。每一粒沙都很重要。但是这些满足并不应该维持很久,因为不久之后一些创新就会使现在所有的努力都过时。

* * * * * * * * * * * *

The longest view in the room
把眼光放在最长远的地方

在一个天赋驱动型的联盟中,保持周期性的意识是非常重要的。当各种情况将你们置于周期底部的情况下(并且继续下降),就像76人现在这样,放大这个周期变得非常重要。对于任何一支球队来说,当前的成就都是取决于过去的决定(选谁,签谁,交易谁,雇佣谁,等等)。杰夫贝佐斯说过,如果亚马逊有一个季度的业绩很好,那是因为他们过去3,4,5年之前的工作导致的,而不是因为他们在这个季度工作完成的很好。如今联盟领袖金州勇士在大约四年前就引入了追梦格林、安德鲁博古特和克莱汤普森,准确的说已经超过四年,接近五年前。在这个联盟里,长远的眼光才能避免平庸。

当一些组织(例如我们)只是把这条作为自己理念的一部分的时候,有一些组织完全照着这条理念去操作。看一下万年钟吧,这不只是纸上谈兵的试验,而是一座在西德克萨斯的山中被设计被制造的真实的钟。这是一座被设计成可以运行并报时一万年的钟。为什么要设计这座钟?因为当我们设计一些可以保持运作如此长远时间的事物的时候,我们需要去思考从现在到遥远的未来,整个世界会如何看待我们。因此,我们更会为此而感到兴奋。

更实际的,把眼光放长远些还有一个不直观的优势:更少的竞争对手。沃伦巴菲特在80年代末期关于这个话题的看法:“在任何一种竞争里,无论财务上的、精神上的、还是身体上的,当你的对手为‘有些事情尝试都是浪费时间’这种观念买单的时候,这都是一个巨大的优势。”在联盟里打听下,谁愿意通过交易获得巅峰的凯文加内特的时候,大概30支球队都愿意。问一下谁会提前3到4年来为这笔交易做准备的时候,大概只剩丹尼安吉了。火箭队的达里尔莫雷交易得到詹姆斯哈登的时候也是一样。圣安东尼奥的老板皮特霍尔特在今年夏天与拉马库斯阿尔德里奇签约之后说道,“R.C.布福德(马刺总经理)大约三四年前就把这个方案给我们看过了,真的!我们从那时候起就开始为此而运作。”

* * * * * * * * * * * *

A contrarian mindset
保持与众不同的观念

这一点非常复杂,并且越来越重要。一个健康并且流行的联盟,就像NBA,时时刻刻都被随队记者、专栏写手、博客作家、评论员和粉丝关注着。如果你想要真正的获得成功,你必须有做与他人不同的事情的意愿度。

有一些简单地例子可能会帮到你们。我们先远离篮球,并且假设你是一个投资机构,你的工作就是赚取客户的佣金,并且帮助他成长。现在是2015年1月1日,标普500指数是$171.60,并且从1985年1月1日起就保持在这个位置上,没有任何的波动,指标图每天都是平的。并且你过去30年的日常工作就是帮助客户通过投资去赚钱。你会怎么做?

NBA里,赚钱就是赢球。对所有球队来说,每年都是82场比赛,1985年(或者更早)也是。为了获得更多的胜利,你不得不把这些胜利从别人手上抢过来。整个联盟的胜场数是零增长的(你们中有多少人平时会在零增长的行业投资的?),唯一能提高自己胜场数的方法就是从竞争对手手中偷取“份额”。你必须做一些与众不同的事情,你必须做一个叛逆的人。

霍华德马克斯(橡树资本创始人)口中,达成超强业绩的必要条件是这样的:你必须与众不同并且确保正确。两者都必须做到。这意味着你必须找到一些方法来拥有一个与大众不同的视角。并且这些方法必须是正确的。少了任何一点都不行。

但这非常难做到,无论是感性方面还是理性方面。塞斯克拉曼谈到过随大流是多么令人舒适。能够处在一个有很多同意你的观点的人的环境里,会比保持特立独行令人愉悦的多的多。受限环境中蕴含的机会与每个人都认同你的环境中的机会完全不一样。我记得当我们刚刚搬到帕罗奥图(加州城市)的时候,在第一周里我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和我说:“这地方很棒,气候很棒,只需30分钟就能到达海边,3小时到滑雪场,30英里远有一个充满生机的城市,还有一个世界上最好的研究型大学走路即可到达。人们真的应该搬到这里来。”然后我看了一下房地产价格,这也证明了我是对的。但是这种看法显然不是一种与众不同的观点。我的观点只是一个只花了一周来观察的硅谷房非专业地产人员的观点,也早已被市场价格所认同了。

发展出真正的与众不同的观点,需要对变得更好保持饥渴,以及保持更多样化的投入。哪个球员在你看来是最受低估的?把他带到你的球队。有什么篮球公理看起来最不真实?仔细研究并且按它的反面来执行。组织内部花费了最多时间,却最没有效果的事情是什么?赶紧停掉。否则,这就是一场大型Pitty Pad(一种卡牌游戏,看了下介绍有点类似十三水)游戏。你会被困住,并且只能被动的期待有一些好事情发生,而不是开发出一套完整的策略来主动让好事情发生。

一定要有意愿去容忍抗辩,希望这样做能够帮助你完全理解并且总结另一种观点的论据,至少能做到和对方理解程度相同。然后,在做到这一切后,仍然要保持对把自己与人群区分开的信念。

* * * * * * * * * * * *

A tolerance of uncertainty
对不确定的事物保持宽容

这一点可能非常难做到,特别是当相关利益非常巨大的时候。但这对于能否做出长期理性决定来说又至关重要。当一些事情很难找到解决之道的时候,我们总想着去简化它:简单地把它认为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并且不再去思考它。

从学术探究到篮球队组建,这种情况都会发生。如果一名球员有大约10%或者20%的几率能够在3-4年内变成一位明星球员,这个几率不应该被简单地写为0,虽然事实上这件事情在真实情况中可能性的确接近于0这样一来,有非常非常多的球员都可以被带到你的球队中。一旦你能接受这个观点,缩小预估的置信区间(以及范围另一边的预估值的下行风险)的重要性就变得显而易见了。

但是我们的思维模式经常让我们在这里掉坑里。菲尔特洛克在他最新的书《超级预测》中提到过这点。他引用了伟大的阿莫斯特沃斯基的话:“当处理概率的时候,大多数人只有三种方案,‘会发生’,‘不会发生’,以及‘可能吧’。”杰夫范甘迪在电视广播中简要的总结过:“这就是一个发生或者错过的联盟。”他是对的。

在一些决定中,不确定性是可怕的。你必须找到一些方法来让自己对结果的可能性范围感到舒适。如果你不能,你会不得不面对一个只有非常少的选项可供选择的环境。这样会导致长期产出越来越少。

虽然控制幻觉*是一种精神麻痹物,但是这也是让自己能够对各种可能性都感到舒适的一个必不可少的东西。当76人球迷来和我打招呼时,在我们分开时,他们中大多都会说同一句话:“祝好运。”我的标准回复是:“谢谢,我们真的需要好运。”

* 控制幻觉是指在完全不可控和部分不可控的情境下,个体由于不合理的高估自己对环境和事件结果的控制力而产生的一种判断偏差。摘抄自百度百科。

* * * * * * * * * * * *

Be long science
保持长期科学性

科学主要是为了预测。努力去理解这个世界,直到你能对未来发生的东西做出预测。如果你对一件事情不确定,那就先做测试。然后做评估,并再次尝试。看看事情的结果是否会重复。

“如果我们在我们的一生中,想要更多的像科学家一样进行思考,那有三个主要的目标——对我们所知的事情保持谦逊;对可能发生的事情保持信心;不要为无关紧要的事情而担心。”这是蒂姆厄班,一位被公认的明日博学者所说的(与你们中许多人一样,他也住在纽约。我推荐你们能够有时间找他喝杯咖啡)。

对76人来说,这意味着我们要追踪每一个球馆里的每一次投篮,把我们针对任何一位球员或者球队内可能发生的事情所做的预测记录下来,并且大量的询问关于比赛的问题——比一些人愿意接受的问题数量还要多的问题。

* * * * * * * * * * * *

A healthy respect for tradition
对传统给与合理的尊重

反向观点是成功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但是传统的智慧依然是非常重要的。这些观点被大量广泛的接受,也是因为这些观点已经被认为是我们拥有的最好的观点。回归防守,分享球,卡位,力拼每一球。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并且通过几十年内被成千上万的人的试验和错误评估过的,无论精确的还是不精确的。汉克伊巴,迪恩史密斯,红衣主教奥尔巴赫,格雷格波波维奇。最简单最好的起点往往就是前人留下的经验。

现在有大量针对我们的球队管理方法进行讽刺的漫画。最通常的内容就是本地市民都不来看我们的比赛。还有一些人说,我们做的所有决定都无法为建立一个篮球队给与任何帮助。这些都是不对的。

可能有一天,信息团队不再需要在全球范围寻觅具有天赋的球员和球队,但是这一天还没来到。我的万豪积分卡内的积分可以证明这一点。了解突出的球员的最好的方法,仍然是通过自己亲自观看,以及与同事之间对观察所得进行分享(或者讨论)。他是什么了类型的队友?他在压力下打得怎么样?他的投射能不能打破防守?他能不能越过障碍?他听从教练的指示吗?他为了进步愿意付出多少努力?还有最重要的问题:他是否愿意做出牺牲——对于他的上场时间,他的触球数,他的出手数,他的体力,他的身材——为了团队的终极胜利而牺牲自己的报酬?这些信息,可能是不完美并主观的。但是当不断观测球场内的状况,以及大量的观看录像之后,这些信息会越来越清晰。

一些“传统”每天都在办公室里等着我们。玛琳巴尼斯是我在76人获得的行政助理,她是一个1977年秋季就加入76人的费城本地人。而我在1977年冬天才出生。玛琳在76人服务过11位不同的总经理,以及5任主教练。这些名字会唤起你们这些忠诚的76人球迷以及像我这样的历史的学徒许多回忆:帕特威廉姆斯,约翰纳什,吉恩舒,吉姆莱纳姆,约翰卢卡斯,布拉德格林伯格,拉里布朗,比利金,埃德斯蒂芬斯基,罗德索恩。作为她的新老板,我和她之前合作过的任何一任老板都不一样。与我们一起,她迅速的进入了一种新的,更像企业的工作环境。她适应的非常好,她现在与我们许多其他同事一样精通Slack(一个类似钉钉的软件),能够无间隙的在一项工作结束后进入下一项工作,同时她现在在亚马逊上购买的书籍远比她之前所能想象的还要多的多。她的存在对我来说就像一个日常提醒,让我认识到我的领导方式是多么无常。在与她一起工作了几周之后,我告诉她,每当我在早上看到她的时候,我都会意识到我只是她的76人的一位乘务员。

* * * * * * * * * * * *

A reverence for disruption
对破坏充满敬畏

通常一个新的管理层会把所谓的专业化的运营看作为球队最首要的事,然而对于你的76人而言,我不希望这是接下来会发生的情况。就像我在我们第一次董事会上向你们描述的一样,我们本质上的目标就是做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破坏。我们应该把我们的努力以一些其他人不愿尝试的方式,集中在一些重要的地方。我们应该努力尝试去获得持久的竞争优势。希望我们的优势能出乎竞争对手的意料,让我们从一个看上去比较劣势的位置超越他们。一个崇高的目标绝非固定不变的。并且很明显,这不是那些满足于循规蹈矩做事情的人能获得的目标。

.
在任何地方这都是真理,任何市场或者经济体系都存在各种各样的平衡,直到一些不被预计到事物突然打破这个平衡,并占据了领先地位。我们都目睹过这种情况,无论是在过去,现在,还是未来。

• 恐鸟是新西兰的一种不能飞的鸟类(3米高,400磅重)。他们一生都处于围绕新西兰南岛的长途旅行中。然后初期的毛利探险家终于通过木筏在成功新西兰登录,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 我依然很怀念黑莓手机的键盘,但是在2007年iPhone初次放弃了键盘之后,实体键盘几乎就被所有人都放弃了。

• 看看IBM的Watson(IBM的AI系统)与M.D. Anderson癌症中心的合作。或者看看谷歌DeepMind的AlphaGo(阿尔法狗)。这不止关乎于一种被它打乱格局的古老棋盘游戏。对于李世石来说,这也不只是一场普通的比赛。

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马克思普朗克说过:新的科学真理的胜利不是因为说服了它的对手们,使他们看到了光芒,而是因为它的对手们终于死掉了。这听起来很残酷,比我说过的任何事情都残酷。把他代入你们所处的环境里仔细想一下,作为76人股东合伙人的环境里。每年四月你们都会看着30只球队中的16只因为他们的赛季结束而“死亡”,这是这支球队中所有球员以及教练在一起工作的最后时光。几周之内,另外有7只球队回家钓鱼。在六月初,30只球队中的29只被迫看着竞争对手散发出伟大的光芒,因为只有一只球队能够举起奥布莱恩奖杯。(译者:仔细看了下这里应该是辛基数字弄错了,事实上四月是14只球队死亡,然后几周后是另外14只球队去钓鱼。)

Investment objectives
投资目标

Starting position
起点

当我在2013年5月与你们中的一些人交流的时候,甚至是当我们在2012年夏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们所处的环境就很清晰了。球队的存粮已经被吃完了。一支球队在用尽各种方法后,12-13赛季也只取得了令人失望的34场胜利。在那年夏天,许多参与这些胜场的球员离开了(多雷尔赖特,尼克扬,达米恩威尔金斯,罗伊埃维);一位贡献更多的球员刚刚接受了手术,并且预计会缺席整个赛季(贾森理查德森)。在改变阵容之前,这支球队新赛季的预计胜场也就在20胜出头了。新秀合同中的球员有两位:埃文特纳和阿内特莫尔特里。两位充满未来的首轮球员,尼古拉武切维奇和莫哈克利斯之前就被交易走了。可悲。

从外界来看,ESPN会预测每支队未来三年在权力榜中所处的位置。他们会把每支球队目前阵容名单以及球员的未来潜力作为评判标准的一部分,然后再加上未来的选秀权、薪资空间、教练组、管理层等等,来做出最终排名。76人当时在联盟30支球队中排名第24位。

In the press conference announcing my arrival at the Sixers, I said:
在我加入76人的记者招待会上,我说:

* Our challenge was not for the faint of heart. It wasn’t.
* Our challenge was big enough to humble me to think about the enormity of it. It did.
*
我们的挑战不适合胆小鬼,绝对不适合。
*
我们的挑战非常巨大,大到让我一直思考它到底还能有多大。

We would have to get so very much right.
我们不得不确保我们所做都是正确的。

Goals
目标

我们设立的战略都很直截了当,但是完成起来非常艰巨。补充天赋池,增加花名册中球员的质量以及数量,把战术风格像未来的冠军风格靠拢,并且建立聚焦于创新的文化。

每个季度的董事会上,你们都会听到我提这些目标。从13年6月起,每次都一样。我们的目标从来没有改变过。

持续专注在这个目标上让很多人感到沮丧。我发现最沮丧的人就是那些低估我们任务的巨大性的,以及那些本质上只想要一些其他东西的人。

明确的说,我们为了最大化获取明星球员,我们用了所有三种可供使用的获取球员的方法(选秀,自由签约,以及交易):

1. 选秀:通过NBA选秀,在最深的球员池——年轻球员中加入投资。

2. 自由市场:保持财务状况的灵活性,以便在需要的时候可以通过为其他球队承担合同,来获得选秀权以及签约机会,然后在签约/交易的特殊机会出现的时候能够快速的执行。

3. 交易:保持吸引力,改进球员名单。最好的情况下就是帮助他们成长,以增加球队赢球能力。最坏的情况就是把这些球员再去交易一些更好的球员,或者更可能高速成长的球员。

未来NBA的运作速度会非常快,因此我们坚决以一种更快速的风格来运作。我们会快速的整合年轻球员。我们会把我们的目标设定在建立一个高效率篮球体系上面。我们同样希望建立一个足以应对未来高效篮球进攻体系的防守体系。最终,我们需要建立一个世界一流的训练中心,开发一套时刻进化的球员发展体系,改变组织文化:保持创新,以及为了竞争性优势不懈探索。

这些目标不适合一些着眼当下的运作模式,与之相反,这些目标旨在在未来获得冠军。我在2012年给约什和大卫的原始文档中说过:

历史上的成功模式可能看起来非常简单,但是未来的冠军球队可能会完全破坏历史趋势:

* Example: A 3PA-happy champion like Orlando under Stan Van Gundy
* Example: A fast-paced champion like Phoenix under Mike D’Antoni
*
例如:像斯坦范甘迪麾下的奥兰多魔术那样热爱三分的球队
*
例如:像麦克德安东尼麾下的菲尼克斯太阳那样热爱快节奏的球队

在那之后三年,总决赛对阵双方是金州勇士和克利夫兰骑士。前者投进总决赛历史上第三多的三分球,后者投进总决赛历史上第八多的三分球。范甘迪教练的魔术队正好在他们之中,投进总决赛历史第五多的三分球。同时,勇士是在一种比上赛季任何球队都要快速的节奏中完成上述成就的,甚至比德安东尼教练的太阳还要快。

Results
结果

你们都对我们的球队,我们的球员,和我们所处的位置都有很深的了解。你们有很多机会来和我们的教练组以及球员做面对面的沟通,听听我们充满天赋的员工的想法,并且在会议上看看他们的分析报告。因此我不会浪费你们的时间来逐一介绍每一位球员。相反,我会试着去最大化利用你们的时间,来与你们分享一些我在幕后所看到的观点,其中有一些细节还从未被广泛的传开过。

Players
球员

从长远来看,最值得投入关注的就是球员,这是组建一个篮球队中最重要的资产。包括了当下在名单上的球员,拥有签约权的球员,以及那些正处于观察期的球员。一支球队所有的运营,从管理层到教练组,从支持人员到整个系统,都是为了一个目标存在的:球员。

我们运气很好,能够获得相对靠前的选秀权。通过这些选秀权,我们有机会去获取一些特别有天赋的球员,包括了贾利尔奥卡福(第三顺位),乔尔恩比德(第三顺位),和诺伦斯诺尔(第六顺位)。当奥卡福面临职业生涯中第一次包夹的时候,我们办公室里的很多人都很紧张。最后当那场揭幕战结束的时候,奥卡福砍下了26分以及7个篮板。

我们在第二轮选择了两位优秀的球员,杰拉米格兰特(39顺位)以及里乔恩霍姆斯(37顺位)。他们都只有22岁,都是还未被开发的宝石。在60个选秀球员之外,我们还获得了两位符合NBA未来的球员:24岁的T.J.麦克康奈尔,和25岁的罗伯特科文顿。

科文顿是一位让我懊恼了一整年的球员。2013年选秀中,我们非常慌忙:需要在第一轮第二轮都做出一些交易以及选择。在选秀之后,我们又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们试着确认我们的夏季联赛阵型,并且接到了无数询问交易的电话。在几天前我就能预见到这些事情的发生,同时我们也告知过媒体,这些事情随时可能会让选秀之后的记者招待会延误。那天你们中的一些人一直呆到了很晚才走。在大约凌晨1点的时候,我不得不下楼去应付一位已经筋疲力尽的记者。等到我再次上楼的时候,落选秀罗伯特科文顿已经走了,他已经答应了代表另外一家球队参加夏季联赛,并最终进入了他们的最终常规赛名单。那一年他点燃了发展联盟,并让我一直念念不忘。当17个月后,他终于成为自由球员的时候,我们出击了。但是我仍然很后怕,即便是现在都很害怕,我怕我们会错过如此之好的机会。

就连我们为球员所做的后勤工作,都是我们挑战的艰巨性的一种体现。对我们来说,找到能够支持球员逐渐扩大的家庭,以及他们所爱之人的方法也非常重要。许多球队都有类似“夫人俱乐部”一样的组织,她们会帮助球员的家庭成员来熟悉城市,她们会为球员所爱之人处理票务,在社区活动上做志愿者,组织新生宝宝受礼日等等。在2013年的一个晚上,我和我的妻子来到球场,想要招待这群人中的一部分。当我准备向她们展示我们的球馆内的家庭活动室以及母婴室的时候,我发现我们的听众只有两位:两位母亲。这件事情再次提醒了我我们的球队是多么的年轻。

这个故事也揭示了我们的球员,特别是我们最好的球员,目前最需要的东西就是时间。赢在当下与赢在未来之间有一条鸿沟,这条鸿沟会被许多因素影响,但其中最大的因素就是时间。对于像奥卡福,诺尔,以及格兰特等球员来说,只有当接近他们NBA生涯的中期的时候,他们的天赋才会真正的显现出来。这看起来就好像他们的中期时代就是他们篮球生涯的全部一样。从经验曲线来看,成长自然越快越好。但现在,他们也就20,21,或者22岁而已。

* * * * * * * * * * * *

A larger quiver
更大的箭筒

我们需要找到高天赋球员,并且找到方式去把他们带到我们的项目里。然后,我们就要和他们在一起,通过有针对性的方法来帮助他们最大化提高他们的表现,他们在球场上的影响,以及他们的价值。一种方法就是通过选秀,把这些球员直接带入我们的15人大名单中。这是我们一直在做的事情。

还有一种方法就是在选秀之后,保有他们的签约权。他们仍然可以在那些不是以N开头,A结尾的篮球联赛继续打球。这也是我们在做的事情。

这些球员可以在我们的指导下继续成长,同时他们也不会破坏我们的人员名单。这样操作能让我们有机会同时保有超过15位有天赋的球员。当时机恰当的时候——我们球队需要他们,并且他们和海外球队之间的合同也符合买断条款——我们能够签下他们,并让他们加入我们的15人名单。这可能在赛季内发生,也可能在休赛季发生,或者在任何他们现在的合同可以被买断的时候发生。

这些球队,既可以当做是76人可用的球员,也可以当做是交易的可用筹码。我们的目标很简单:建立一个更大的箭筒。这个箭筒能为我们当下和未来提供更多选项。过去几年中,有许多球员被我们接纳了。之前他们都在为澳大利亚,亚洲,欧洲的俱乐部,或者我们的发展联盟下述球队特拉华87人队打球。现在,我们仍然有3位类似情况的球员,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21岁的达里奥沙里奇。沙里奇是一位6尺10的前锋,他拥有后卫般的技巧,以及一颗大心脏。他两次被评为FIBA欧洲年度青年球员。我们过去在适当的时候选下了他,因为他拥有一些你们所渴求的特质:一是勇气,二是耐心。他会非常适合76人的蓝色队服的。

这个方法,就像许多创造价值的方法一样,并不受欢迎,特别是不受本地群众的欢迎。但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这个方法需要一个有远见的全球性的球员评估系统,需要国际关系网络的支持。同时最重要的,是保持耐心。我们目前只有3位待签约的国际球员,而备受尊重的圣安东尼奥马刺队呢?他们有13位!对于许多球迷来说,他们都无法正确的读出这部分球员的名字。吉诺比利曾经也是这样的。

在这个赛季开赛的时候,整个NBA联盟中有来自37个国家的100名国际球员,占了所有球员中的20%。他们已经不再只是本土球员的陪衬了,过去的13年中,有4位FMVP都是国际球员(译者:他应该是把邓肯也算进去了吧,不然只有两位啊)。我很怀念在加州夏季联赛的那些日子——我现在花在中国的时间与花在洛杉矶的时间一样。

* * * * * * * * * * * *

Draft picks
选秀顺位

当我们队内的年轻球员以及我们保有签约权的海外球员开始显露头角的时候,我们通过从选秀、自由市场、以及交易中获得更高天赋球员,以扩充我们球员名单的能力也会水涨船高。

在最初的26个月里,我们每个月都往我们的小金库里添加了一个以上的选秀权(或者签位交换权利)。那意味着26个新的选秀权,以及一些签位交换权利。与此同时NBA还会每年给每支球队2个选秀权。这不是官方记录,因为没人统计过类似的记录。但是这的确是有史以来最多的,并且也没有任何球队接近这个数据。即便如此,至今我们仍然很后悔当时没能获取更多的选秀权。

我们考虑过很多交易,但是许多最终以悲剧收场。我们中很多人应该都还能准确的记得悲剧发生的那一刻,自己所处的环境。对我来说,这个悲剧列表中就包括了20141月发生的一笔交易。当时迈阿密热火把乔尔安东尼以及两个二轮选秀权交易给我们伟大的竞争对手波士顿凯尔特人。我仍然清晰地记得,当时我正一边与迈阿密的管理层打电话,一边绕着Lankenau医学中心内的儿童游玩桌来回踱步。那时我的双胞胎孩子才刚刚出生,我和我的妻子还住在医院里。我好不容易才从给孩子喂奶中抽出一些时间来打那个电话。丹尼安吉最终完成了这笔交易(以及很多更好的交易)。在最后的年度最佳总经理的投票中,他收到了一张第一位选票,我投的。

在选秀中,我们用了这些签位中的一部分做了些操作:用来促进其他交易,用来作为我们心仪球员的交易筹码,或者用来为自己球队选择一些球员。杰拉米格兰特是用斯宾瑟霍伊斯交易中获得的选秀权选来的,诺伦斯诺尔和达里奥沙里奇是通过交易朱霍勒迪和其衍生交易获得的,伊斯梅尔史密斯是用了埃里克梅诺交易中获得的两个选秀权之一,再加另外一个二轮换回来的,里乔恩霍姆斯是K.J.麦克丹尼尔斯交易中的获得的选秀权选到的。即使现在,我们手中的次轮选秀权仍然比联盟中27只球队要多。

在即将到来的五月的乐透抽签中,我们获得状元签的几率最高(接近30%),大约50%几率获得前二位选秀权(有史以来最高几率),大约50%几率同时获得两个前五位签位(译者:当年有湖人前三保护签)。如果这真的发生了,那就是史上最棒的抽签夜。乒乓球的跳跃会决定我们到底会获得三个首轮签(很少见),还是四个(史无前例)。这就是今年的会发生的事情,或者说这个季度内就要发生了,如果你愿意这么说的话。

如果你想要预估这些首轮签以及后续的二轮签的价值的话,我们有价值两支NBA球队的首轮签,同时我们还有联盟第三多的二轮签。

* * * * * * * * * * * *

Salary cap position
薪金空间位置

我们的薪金情况是整个NBA里最好的。我们的空间最多、最灵活。在这样的薪金情况的支持下,我们在自由市场上,以及与任何球队交易之中都能保有最多的可用选项。这些储备空间可以一次性用完,或者有策略的在之后的几年内逐步用掉。这样,你们可以签来合适的球员,优化你们的发展计划,然后帮助你们在未来走向巅峰。获取球员和选秀权是在向未来做投资,目标是让球队达到一个比过去30年内任何时候都要高的位置。在这个过程里,我们在三年内投入了大约一亿三千五百万美元,与此同时其他NBA球队的投资中位数是两亿美元。这个状况不会持续太久,因为一旦球队战绩开始提升,开销也会以一个非常高的速度提升。

这些超越其他竞争对手的优势是客观存在的,但还不是那么稳固。在这之后,还需要很多优秀的决策来让这些理论上的优势变为实际的优势。

* * * * * * * * * * * *

Other
其他

虽然建立一个天赋管线非常重要,但这不是我们唯一的目标。在有了年轻球员以及理想中的轮换阵容之后,我们还要为球队创建一种能够在未来的NBA赢球的风格。我们一度把我们的节奏从平均数以下提高到了联盟第一,然后为了接下来两个赛季,我们又把这个数字稳定到联盟第六。我们把我们的投篮选择从连续几年联盟倒数两位改善至联盟第二。我们的防守体系也在飞速的增长。数据显示当我们阵容中有充满经验的防守者时,就像卢克巴莫特,我们能够拥有高于联盟平均水平的防守(13位)。但当我们的球队每晚都由NBA最年轻的队员组成的时候,我们的防守并不好(倒数5位)。

Outlook
前景

你们的球队现在有一个扎实的基础,也仍然需要花费很多功夫。因为我们持续性的在年轻球员上投资,吸收更多的选秀权,并且最大化的维持薪金空间灵活性,市场已经注意到我们的前瞻性了。我们的球队未来排名(ESPN排的)从13年5月的24位提高到了14年的19位,再到15年提高到17位。在15年12月的最新的RealGM排名中,已经来到了12位。我认为现在把我们排在更高的位置是非常合理的事情。

抽签夜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最扣人心弦,最激动人心的。去年NBA抽签夜的时候,我就对约什和大卫说过,我们一生中很少有一个时刻像现在这样:整个世界都在看着你,同时又非常需要运气。在离场的时候能够手握两个前五位选秀权自然非常让人振奋,但是这也不是一定要发生的事情。我们对选秀权的控制不会凭空消失,不过就是移到了下一年而已。这会为我们同时带来机遇与挑战。(译者:湖人这个签位16-17都是前三保护,所以真实世界中,16年和17年76人都没拿湖人的这个选秀权。)

在纽约的那个五月之夜之后,这支球队无论如何都能增加至少一名乐透球员,并下赛季从赛场上帮助到球队。同时这赛季还有两个额外的首轮选秀权供你们使用,之后的很多年都有额外的选秀权,再加上联盟中最好的薪金情况,一群年轻球员,一位有内涵的并且充满激情的教练,一个充满创新的管理层,一个在训练营之前将开放的崭新的训练场,一座拥有非常棒篮球底蕴的城市。你们一定能成功的。

NBA有时候是一个充满绝望的联盟,有些事情可能已经发生了,有些是可以避免的。很多球队会发现他们被逼到了被动强制*,无论他们做出任何选择,都会让情况变得更差。很幸运,你们的情况现在是在这种情况的相反面。
*被动强制:国际象棋的术语Zugzwang,指棋局上所有可以走的步都会让局面变得更加糟糕的情况,不动反而是最好。

A sincere thank you

非常感谢你们能够给我机会,来领导这么一只历史悠久的球队。我无法用言语表达我的感激。感谢你们能够毫无保留的信任我。谢谢!

我的家庭在费城有一段美妙的回忆。我们的两个孩子在这里出生。林肯说过,与公众见面“重新激发了我对责任和义务的感知。”在我们搬到了这里,并和球队的粉丝沟通之前,林肯的这些话对我来说都非常空洞。无论我去哪里,都有终身76人球迷像我讲述球队的故事,和他们对球队复兴的期待——不只期待进入季后赛。

很明显我现在没法亲眼见证我们种下的种子开花结果的那天了。也行吧,人生就是如此。我有很多在NBA的朋友都告诫过我,不要这样播种。哪怕这样做非常适合当前境况,也不要只为了这个原因就去这么操作。但是我们的做法对于当时的特殊局面来说,真的真的非常的有必要。拒绝恐惧,并怼上去的一部分原因就是恐惧已经统治我们太久了,恐惧本身已经成为了很多操作的主导动机了.

本文链接:http://www.maixj.net/inv/xiangxinguocheng-18507
云上小悟 麦新杰(QQ:1093023102)

相关文章

评论是美德

无力满足评论实名制,评论对非实名注册用户关闭,有事QQ:1093023102.


前一篇:
后一篇:

栏目精选

云上小悟,麦新杰的独立博客

Ctrl+D 收藏本页

栏目

AD

ppdai

©Copyright 麦新杰 Since 2014 云上小悟独立博客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4045477号-1。云上小悟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目的是为了整合信息,收藏学习,服务大家,有些转载内容也难以判断是否有侵权问题,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站长,我会立即删除。

网站二维码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