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投资理财 »

想问芒格的一个问题

2019年1月3日 / 8次阅读
金石致远杨天南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29018372”,即可领取红包!可重复领。

想问芒格的一个问题

2018年12月31日

文 / 杨天南

 

2018年过去了,这是个 “浪花淘尽英雄”的一年。这是个P2P崩溃的一年、这是个比特币坍塌的一年、这是个公募私募基金大清盘的一年、这是1901年有记录以来全球资产回报最糟糕的一年。

2018年在中国股市二十八年的历史上,名列第二最糟糕年份,仅次于2008年。全球股市中,A股跌幅最惨。上证综指下跌24.59%,深证成指下跌34.42%,创业板下跌28.65%,中小板下跌37.75%。总市值减少14.59万亿,中登公司记录投资者数量为1.46亿,人均亏损10万元。我们的专栏在过去一年中非但没有距离当初的目标更近一步,反而在努力与煎熬之中下跌了28.42%,如果从高位计算,更是下跌了35%,这种打击几乎持续到最后一个月的最后一天。

这样的情形令人想起熊市中流行的谚语:“最好的投资就是不投资”。是啊,多想回到一年前,然后什么都不做。不做就不会有失败,但放到人生的长河中,这真的是智慧之言吗?

2018年,是我们投资无果的一年,也是我们硕果累累的一年。

除了事业上的进展之外,我们的太极班,经过十里挑一的申请,十位同学全部学完传统杨式太极85式,这在太极教学史上也算是一个小小的奇迹。我们的巴菲特投资学班,经过二十挑一的申请,也取得了令人满意的效果,这里需要特别感谢投资界大家杨宝忠、一只花蛤、闲来一坐三位先生的热情支持,正是他们的无私奉献,让人更加坚信“好人,会遇见更好的人”。

在这被称为“生无可恋”的至暗时刻,人们会想那些投资大师们是如何度过他们的艰难时光的。

2018年4月,《证券红周刊》计划借出席伯克希尔股东大会的机会,采访芒格先生,事先负责人问我有什么问题希望当面提问。我想了两天,回复说:“巴菲特和芒格的理念已经都写在书上了,我已经没有什么问题需要当面请教他了。”

7月28日受《红周刊》邀请,出席芒格专访视频品鉴会。在历时三个多小时的参访中,年近95岁的芒格,精神饱满,思路清晰。提到一生致富的三次投资、提到中国人的聪明才智、提到杠杆的运用等等。

其中,当记者提问说:“您有什么失败的投资吗?”芒格想了想,提到了曾经错过的可以赚大钱的投资机会。当我看到这段时,忽然觉得我想问他一个问题。

在我们的“巴菲特投资学”课程中,第五课的题目是 —— “智者芒格”,其中提到芒格在加入伯克希尔之前,曾管理自己的投资合伙企业,也就是我们今天说的私募基金中的一种形式。芒格的投资在1973年、1974年的大熊市中遭受重击,这两年表现分别为 –31.90%、-31.50%。有书评价,在随后的1975年芒格奋起神勇,终于获得大丰收,取得了73.2%的回报。

掩卷沉思,如果1973、1974、1975三年回报分别为 -31.9%、-31.5%、+73.2%,也就意味着这三年累计回报为 -19.20%,也就相当于我们今天说的:“净值1.00元的基金,经过三年之后,净值为0.8080元”。这个结果,如果放在今天中国的网络上,一定会成为嘲笑、乃至谩骂的对象。而实际上,芒格今天却是最受尊崇、被认为最具智慧的投资大师。

明年,如果我还有机会向芒格提问,我一定会向他老人家请教:“嗨,查理,您认为在1973年大危机的三年中,您的表现算是投资失败吗?”

透过厚厚的眼镜片,闪着睿智的目光,芒格会说些什么呢?

或许他的心情就像我们现在看着2018年最后一丝夕阳时的感慨一样:“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本文链接:http://www.maixj.net/inv/mangge-wenti-19866
云上小悟 麦新杰(QQ:1093023102)

评论是美德


前一篇:
后一篇:

栏目精选

云上小悟,麦新杰的独立博客

Ctrl+D 收藏本页

栏目

AD

ppdai

©Copyright 麦新杰 Since 2014 云上小悟独立博客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4045477号-1。云上小悟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目的是为了整合信息,收藏学习,服务大家,有些转载内容也难以判断是否有侵权问题,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站长,我会立即删除。

网站二维码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