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小悟志   网站地图   归档   友情链接   联系   Feed

   云上小悟  +  

查理·芒格在每日期刊公司年会上的精彩问答实录

2017年6月23日 / 33次阅读  投资理财
标签:查理芒格

拍拍贷

2017年2月15日,查理·芒格在位于洛杉矶的每日期刊公司(Daily Journal Corporation)总部主持了2017年年会。和往年一样,芒格在年会上对参会的人的提问一一作回答,芒格认为如果他是中国人,他会投资中国,而不是美国,因为“那里(中国)的果实挂的更低,有些公司已经站稳脚跟。”

 

问:如何看待富国银行丑闻?

答:他们犯了错,是判断失误,而不是根本上的错误。他们沉浸在营销交叉销售和激励机制中,有些人就做了不该做的事情。这并不代表富国银行的长期吸引力出了问题(注:2016年问答时芒格讲述了富国银行的与众不同之处,也是他和巴菲特为什么要投资的原因)。

他们犯了个很容易去犯的错误,虽然我并不认为提出激进的激励机制是个错误。我认为错在事情爆发后,他们没有直接面对和处理。这不仅不会影响富国银行的未来,而且会让他们变得更好,做这样的傻事以后就很可能避免。Henry Singleton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人(注:被巴菲特和芒格推崇的资本运作高手,开创回购和分拆先河,从1963年到1990年,年复合回报达到20.4%。他的案例被收录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年会推荐的Outsiders一书中),他也在Teledyne犯过错,他当时的客户是政府部门,在激励机制作用下,两三家分支机构跟政府打交道是不老实,而Henry也没有发现。所以这样的事情在谁身上都可能发生。资本主义的好处就在于自我修正,犯错的人很快会被清理出局。

再说,如果不经过推行,你怎么知道激励机制过于激进呢?他们的错误在于负面新闻曝光后没有即使采取行动。

问:应该怎样选择人生目标?

答:我人生的全部经验告诉我,我只有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才能成功。如果不喜欢的事情还要做到很好,那对人性的要求过高。你还要选择自己有过人之处的领域,比如身高不高就不要去打篮球。也不要认为这个世界应该按照你认为的特有的方式去运转,否则就太“肮脏”,你不要被“污染”所以不做事。那些极度左翼的学校还是离远点。我的偶像是Maimonides(注:伟大的犹太哲学家)。他所有的作品都是在白天行医十小时之后写就的。也就是他跟真实世界的人工作生活,这些滋养了他的哲学和作品。我们要向他学习,而不是Bernie Sanders。

问:如何看清运通(支付行业)的未来?

答:我给你一个对你很有帮助的答案,我也很困惑。要是有人说能看到支付行业未来十年的变化,那他一定出于某种错觉中。如果你也感到困惑,欢迎加入我们的行列,我也不知道比如IBM的Watson卖得怎么样。只要你坚持做正确的事情而且不断努力,做赢得概率会变大,但这些关于未来的事情确实不可知。

问:如何像你一样博学?

答:像我这样同时跨多个学科的做法对很多人并不适用。对他们来讲正确的方式是专注,找到社会认可的领域,然后做出彩。同时要记住花10-20%的时间关注专业以外的big ideas,否则你就像生活在山洞一样,会因为自己的局限性无法达到目标。

big ideas,是说你要不断提升自己。big ideas那么明显,何必还要在小问题上浪费时间。你面前的问题,只要你肯把视野放宽到其他领域,很可能就能得到解决。我在就医这件事上就从来不按照医生的限定来,我就当着医生的面划掉了PSA(前列腺癌特异标志物)检测这一项,我就不会给医生做愚蠢的事情的机会。如果是早期,那么怎样三个月后我也发现了,如果癌细胞发展的太快,你告诉我干什么。反正我建议在我这个年纪涉及到PSA完全可以突破限制。

Lollapalooza效应,这是我自己发明的词,当我意识到我不懂心理学的时候,我就去买了三本书最全面的心理学教材,后来发现他们还不如我,比如如果三四种趋势同时发挥作用,结果就不是线性的,这么明显的问题,被学者们忽略是因为他们无法跨学科或者部门合作,就无法把问题综合起来考虑,这方面我是孤独的,但是我是对的。

问:如何看待天然气?

答:关于石油和天然气开采我的想法跟绝大多数美国人都不一样。我希望我们都不要进行开采,就这样留给后人,如果阿拉伯石油用完我们多付些钱就好了。保留储量就像保存表层土不会流失一样,你不会把表层土壤出口到其他国家吧。这方面我们真的应该更加提倡延迟享受。各种化学品也是,要减少减慢使用。我觉得我是对的,而99%的美国人这件事的看法上是错的。其他行业都是要靠提高产量才能取得成功,而埃克森美孚却通过减产获得成功,油价上涨的速度会快于减产,所以他们会越做越好。这就是特例,如果我是个仁慈的暴君,我一定不会把天然气这些出口。

我是一个相信延迟享受的人。我周围也都是些这样的人,他们的生活没什么乐趣,但是他们都很富有,他们死得时候也会很富有,这有什么好呢?但确实可行,你的墓碑看起来会很好,也能惹人羡慕。

延迟享受是说对待自己的身体不要做傻事,对待钱也不要做傻事。成功的唯一办法是找到一份不那么容易的事情,坚持工作下去。

问:年龄阅历是否使巴菲特成为更好的投资者?

答:如果你所在的领域可以通过不断学习,磨练技能,那么你当然会越做越好。伯克希尔如果没有巴菲特不断学习,现在规模要小得多。我们当年不止买股票,而是去收购整个业务链,这些是格雷厄姆们都不会做。现在大家都在谈论我们买了航空股和苹果。2013年的时候我们觉得航空业就是个笑话,但现在你把我们仓位加在一起可能都相当于小型航空公司了。当时投资铁路也是一样,行业低迷了八十年,一直担心卡车运输带来的竞争。我们属于在桶里捕鱼,而且还要等水更平静才下手。这也很有意思呀,我们当时买入埃克森美孚是作为现金的替代物,觉得总应该比现金收益要好,这些做法早期我们都不可能用。我们没有疯,只是在适应这个越来越难做的行业,我们毕竟手里这么多钱,还是有一定优势,就要好好利用,而且形势对我们有利。

问:如何看待特朗普?

答:我现在更圆滑了(成熟),要看好的方面。他对税收方面的举措是有建设性意义的,而且他很明智没有去碰社保体系。他也不是什么都错,不能因为他跟我们不一样就怎样。再说,就算有些危险信号,管他呢,反正我们又不会长生不老。

问:指数化投资会带来危机么?

答:指数型产品会不会发展到某一个时点带来系统性风险。当然,如果所有人都去买指数型产品肯定不行。一定要买的话,我只买大型,小型就是自欺欺人。当年摩根大通兜售漂亮五十的概念,鼓动所有人不计后果去买这五十只股票,把市盈率推到六十多倍,最后很多人亏得一无所有。我无法想象指数基金占到市场75%会是什么样子,但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会继续发展。很多从业人员对于跑(不)赢指数这件事回避,就像我不希望讨论死亡。但95%的基金经理都跑不赢指数。现在管理费也大幅下滑,让这一代基金经理面临很困难的处境。让我拿一大笔钱(只能投大票),还要跑赢指数,我也会恨,而且我觉得我做不到。我们在伯克希尔哈撒韦每年也就最多两个成功的投资,50年不过积攒下100个。总之对年轻基金经理真的是很头疼的问题,可生活本来不就该如此么?再加上算法的加入战局,收益率会不断降低,这是整个行业面临的问题,下一代(儿子)的进步让你的生活更加艰难。

问:请推荐一本书。

答:最近的一本是Edward Thorp的A Man for All Markets,他的交易很成功,在拉斯维加斯赌城赢了4000万,华尔街赚了40个亿。

问:你有哪些被自己否定掉的想法?

答:因为我总是产生想法,所以也总是忙着否定掉愚蠢的想法,这是我的责任。很多人最主要的问题是总是用陈旧的想法取代更新和更好的想法。德国有句话,总是老得太快,聪明的太晚。在婚姻中这可能是件好事,但在大多数领域不是。既然很多人是错的,那么如果养成接受新观点的习惯其实是人生非常大的优势。每个人能够说服的只有自己。我从来不会像美联储那样,到处告诉别人这个世界应该如何运转,因为我知道一旦我那样做,就意味着我只不过在把想法强加给自己。年轻人明明有很多东西要去学,却被一些政见固化思维(意识形态),这非常不好。我每次摆脱一个不好的想法,都会自己(拍拍肩)鼓励一下自己。人们为了能够接受新生事物会付出巨大的代价,甚至生命。

问:你现在还发现什么类似Valeant公司的案例么?

答:我没有发现那么极端的案例。其实去年本来不该说那些批评的话,但你们大老远跑来。Valeant给外界描绘的太美好,他们又太激进,而且是药品。次贷危机中大量房主被银行宣布丧失抵押品赎回权,80%的通告是通过Daily Journal刊登的,我们完全可以提价,但我们没有那么做,资本主义的本质是满足与更少的获取,让自己的所作所为称得上得体。Valeant没有考虑到现实,他们只看中钱和名。去年我们在这个房间说的话被媒体大肆报道,我可不想明年这里多一倍人,或者我自己不在。

(注:在2016年年会上,芒格被问到对Valeant公司,有什么新的想法?他当时的回答是:我真是给自己找了不少麻烦,但既然你们大老远赶来,我还是多说几句。这是一个不当行为和贪婪的极端案例,我才呼吁大家要注意,如果谁对我接下来要说的话感到不满,你们去找沃伦,他心理素质好,他会用辩证方式化解。此事件体现的是美国整个金融系统的问题,这里要引用我不太认同的一个人Elizabeth Warren(参议员,曾是著名哈佛法学教授),她说美国金融已经失控,对我们所有人都不是好事。混淆视听的财务报表,疯狂的交易文化,而金融体系的过度发展,导致我们对出现的问题无能为力。人类有赌博的传统,当年英国地主们没事做(管家们做事),就会聚到伦敦的各个俱乐部赌博,一进一出,世界人均财富增长三十倍。现在这样的赌博文化合法化,而且很体面。没有比每天交易的公开市场更完美的赌场了。有多少人想开赌场,这样就不用担心库存,信贷,和各种糟心事,稳赚不赔多好。不管是开赌场,还是在赌场赢钱,新的财富就这样创造出来,而且比比皆是。我并不认为把这个群体抬到很高的地位是件好事,虽然我自己也是其中一员。我一直很担心自己成为年轻人不好的榜样,只顾赚钱,不为他人,整天钻研炒股票,看谁更精明。就算是堂堂正正的方式致富,我也不认为这是生命全部的意义。所以我和沃伦做慈善,而且我们实实在在经营实业,而不是仅仅买卖股票。因为这些疯狂带来的后果就是泡沫破灭带来的伤害远大于牛市带来的好处。很多人认为希特勒崛起是因为魏玛共和国通胀,其实是大萧条使人们士气极度低落。这让我想到格林斯潘,怎么能够让一个视Ayn Rand(兰德,小说家,信奉极度利己主义)为偶像的人领导美联储。人们认为在自由市场发生持斧砍人事件是没问题的,因为自由市场是没问题的。很多人这样想。)

问:投资需不需要多元化?你说过你只要三只股票就好。

答:我自己的账户主要就是伯克希尔哈撒韦,Costco,和李录(投资中国)的基金。这三个里面有一个失败的可能性就几乎为零,三个同时失败的可能性没有。多元化是教给什么都不懂的人,按照定义也只能得到平均收益。在大学里面,教授是拿工资要教给年轻人这些东西的。如果其他人都相信,而你又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对你是好事。如果你有位有钱的叔叔有一项稳健的业务要交给你经营,你肯定不会去找教授吧。如果已经掌握了一项真理,你还需要其他么?我总说我从先哲那里学到的最多,和他们“交朋友”,又不用考虑交通这些琐事,你们很多人都帮不上我,而亚当斯密帮了我很多。

问:对爱尔兰银行危机怎么看,你们2009年在那里的投资犯过错?

答:不要相信银行给你的数据,太容易造假了,诱惑在那里摆着。如果你真的擅长一件事,你应该让其他人跟着你的思路走。这是个说英语的免税国家,经历了长达六十年的内战,靠免税获得繁荣。比尔盖茨这些人最早去到那里,如果所有国家都以免税来吸引外资,当然行不通,但爱尔兰先一步成功了。

问:对李光耀如何评价,为什么不看好印度?

答:李光耀在当时的各种不利条件下创造了现代的新加坡,我家里有两个人的塑像,李光耀和富兰克林。邓小平当年学习新加坡模式,所以李对现代中国也有贡献。我今天宁愿跟中国人做生意也不愿意跟印度人,印度学习了美国民主最不好的一面,这也是李光耀当年极力避免的,所以今天的印度贫穷,腐败,再加上疯狂的民主。韩国的浦项制铁想从印度的一个省进口铁和煤,对方也答应了,但就是因为有人到街上去抗议,合同就被取消了,这样机会就给了马来西亚,中国和新加坡。从这件事可以看出印度自己用锁链束缚了自己。

问:怎样找到优秀的合伙人?

答:自己先成为优秀的合伙人!

问:是不是投资工具很重要?比如伯克希尔哈撒韦。

答:已经知道答案了。比起投资合伙制,投资普通股票肯定是疯了。双重征税不合逻辑,我不会考虑,总之要回避。

问:如何看待中国?

答:我喜欢中国有一些公司已经做强,还能够以低价销售,员工也都很能干。中国政府在做各种努力让中国公司不会成为印度公司。中国解决15亿人口的贫困是伟大成就。中国的高铁直通城市中心,而且他们不是通过向欧美借钱,而是靠自己攒钱,延迟享受。中国人的问题是他们爱赌,他们相信运气,这就愚蠢了。你应该相信概率,而不是运气。好赌成为了这个国家的缺陷。

问:给刚进入美国的中国投资者提建议?

答:给刚进入美国的中国投资者提建议?如果我是中国人,我会投资中国,而不是美国。那里的果实挂的更低,有些公司已经站稳脚跟。怀里明明有个大馅饼,还盯着天上的那个,是不对的。以目前的价位,他们投资中国比美国更好。

本文链接:http://www.maixj.net/inv/mangge-wenda-15839
云上小悟 麦新杰(QQ:1093023102)

-- (*^-^*) --

相关文章

评论是美德

无力满足评论实名制,评论对非实名注册用户关闭,有事QQ:1093023102.


前一篇:
后一篇:

栏目精选


©Copyright 麦新杰 Since 2014 云上小悟独立博客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4045477号-1

网站二维码
拍拍贷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