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小悟志网站地图归档友情链接联系Feed

云上小悟 + 

招行详解资本计量高级法

投资理财
2014年5月5日 / 46次阅读
标签:招商银行

拍拍贷

文章《招行详解资本计量高级法》的特色图片

自2013年银监会实施新资本协议监管标准后,在新资本统计口径下银行业资本充足率出现下滑。

4月29日,央行发布《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4)》(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13年末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为 12.21%,同比下降0.29个百分点。A股16家上市银行中,多家银行资本充足率逼近监管红线,补充资本、减少资本金消耗的压力陡增。

此前银行不断通过资本市场补充资本,但近年来资本市场低迷,加之监管层对次级债等资本工具进行严格限制,外部融资渠道(IPO、发债、配股、增发等)存在较大局限性,在此背景下银行补充资本纷纷转向内部开源节流。

2014年4月下旬银监会核准了工行、农行、中行、建行、交行、招行等6家银行实施资本管理高级方法,允许银行使用内部模型计量风险和监管资本

实施资本管理高级方法在降低资本消耗、提升资本使用效率、增强资本内生能力等方面都将产生正向作用。但银行内部构建资本计量高级法并非一朝一夕,此次获批的6家银行历时10年左右。作为首批唯一获批的中小股份制银行,招行的试点引起中小股份制银行的极大关注。4月28日,招行实施新资本协议办公室副主任夏样芳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详解历经11年如何形成资本计量高级法相关体系。

招行11年筹备实施新资本协议

实施巴塞尔协议是对照国际风险管理和经营管理先进模式的一次脱胎换骨的银行再造。

为纠正银行业重规模、轻管理和超常规扩张等问题,实现风险、资本和业务三者结合、推进银行业发展方式转变和经营模式转型,2012年银监会颁布《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以下简称《资本办法》),从2013年1月1日开始实施

《资本办法》在整合巴塞尔资本协议Ⅱ和巴塞尔资本协议Ⅲ基础上,形成了“中国版的巴塞尔协议”,确定了标准方法和高级方法两种计算资本充足率的方式。过去国内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的计量均采取由监管部门统一规定的标准方法,高级方法则是使用银行内部模型计量风险和监管资本的方法。

银监会有关负责人就此答记者问时指出,高级方法对风险更加敏感、对资本的计量更准确,不同资产组合的风险、资产质量的差异会反映在资本消耗上,银行可以根据资本充足状况进行合理的资本配置,从而调整资产组合,提高资本使用效率。

由于高级方法对银行内部的长期数据积累、模型建设等要求较高,并非每家银行都有能力构建相应体系。自招行获准实施资本计量高级法后,不少中小股份制银行纷纷上门“取经”。作为6家获批银行中的唯一一家中小股份制银行,招行从开始筹备到获批采用资本计量高级法用了11年时间。

夏样芳告诉记者,早在2003年招行就开始探索资本计量高级方法,并聘请了国际知名的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启动风险量化方法研究和模型建设工作,并于2005年在全行上线使用了第一代公司债务人评级系统。

2007年银监会发布了《中国银行业实施新资本协议指导意见》,招行正式向银监会提交了实施规划。经过为期三年多的实施准备,招行于2010年接受银监会对实施工作的预评估,2011年接受正式评估,2012年接受验收复评。

2012年底在银监会验收复评组认为招行已经具备了申请基本条件的情况下,招行董事会决定正式向银监会提出申请。2014年银监会核准了招商银行资本计量高级方法的实施申请。

“招行实施新资本协议的初衷是董事会和管理层认为中国将越来越紧密地融入国际经济金融竞争格局,而巴塞尔资本协议是国际银行业必将采用的普遍的监管准则,是国际监管方式和银行先进经营管理模式的大势所在。”夏样芳说。

夏样芳进一步解释说,更为重要的是巴塞尔资本协议提出的全面风险管理要求,对银行风险和资本管理所涉及的治理架构、政策流程、模型方法、数据IT、内部审计都提出了全面的要求。“实质上就是对照国际风险管理和经营管理先进模式的一次脱胎换骨的银行再造。”

据了解,为实施新资本协议,招行成立了由总行行长挂帅的新资本协议实施领导小组和分管副行长任组长的实施工作小组组织推进实施工作,从确定实施规划伊始就成立“实施新资本协议办公室”作为总行一级部门推进实施。

目前招行总行各部门和附属机构已形成一支40多人的专职量化风险方法研究和模型开发团队,在集团内先后培育了150余名经过内部资格认证的巴塞尔资本协议专家,在所有分行均设立了专门的新资本协议实施推进岗。此外招行IT部门专门配备专职的IT开发团队,建立了封闭管理的数据间,以支持新资本协议相关系统的建设。

“目前集团内部署在线的各类风险计量模型达172个,涉及公司客户关系管理系统、零售决策引擎、信用卡核心系统、信用风险管理系统、资本管理系统等以及相关经营管理流程的方方面面。”夏样芳表示。

高级法对招行资本充足率有正面影响

实施高级方法对资本充足率的影响取决于银行存量业务的结构和对业务结构的调整能力。

自2013年起银行业开始正式执行《资本办法》,资本充足率计算标准更为严格,国内系统性重要银行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1.5%,非系统性重要银行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5%。监管层设定了5年过渡期,在2018年年底前商业银行全面达到规定的监管要求。

作为“中国版的巴塞尔协议”,《资本办法》正式实施第一年已经令商业银行感受到其威力。从上市银行发布的2013年年报数据来看,按照新资本统计口径计算,去年A股上市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均出现下滑,其中光大、民生、兴业、浦发、北京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仅高出10.5%监管达标线些许,平安银行、华夏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则不足10%。即便按照旧资本统计口径计算,2013年多家上市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也较上一年下滑,资本金形势并不乐观。

4月29日央行发布的《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末,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为 12.21%,同比下降0.29个百分点。

为缓解资本金频频告急局面,银行业纷纷通过多种渠道补充资本。从央行发布的《报告》显示,内生性资本补充(主要来源于银行自身盈利即留存收益)是银行业补充资本的主要方式。2013年银行业金融机构补充资本1.48万亿元,其中留存收益1.18万亿元,股权融资2488亿元,混合资本债券101.42亿元。

而实施资本计量高级法也是内生性资本补充的新渠道之一。此前媒体披露招商证券研报称,资本计量高级方法将带来银行资本水平50个基点至80个基点的提升。

对于高级法实施后银行资本充足率提升幅度,招行并没有简单给出具体的数据。“实施资本计量高级方法可能会对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产生一定程度的正面影响,但取决于银行存量业务的结构和对业务结构的调整能力。”夏样芳表示。

当前资本充足率的计算公式为(资本-资本扣除项)/(风险加权资产+(操作风险资本+市场风险资本)×12.5)。招行目前零售资产等“轻型资产”占比较大,使用资本计量高级方法将使得这些资产的平均风险权重进一步降低,也就是资本充足率公式中的分母(风险加权资产)变小,对资本充足率具有一定的正面影响。

夏样芳告诉记者,存量业务的结构中,具有明显分散性效应的小微企业和零售客户占比越大,高评级的低风险优质客户占比越大,高级方法的资本节约效果就越明显。从资产动态配置能力来看,随着高级方法对低资本消耗高综合收益的业务的引导作用,业务结构优化幅度越大、资产配置调整越到位,高级方法对资本充足率的正面影响也将越大。

“使用资本计量高级法可能将在一定程度上降低资本消耗。”夏样芳解释道,在原来的权重法情况下,银行各类资产对应的权重由监管给定,权重的确定一般是在行业平均的基础上保守调整后的权重;而在资本计量高级方法下,各项风险参数由银行根据历史样本数据自行估算,因此也就更能敏感地反映每家银行自身经营管理情况和风险承担水平的变化。

“对于风险管理稳健、业务结构合理、客户选择审慎、资产质量较好的银行来说,实施资本计量高级方法对资本充足率将产生一定程度的正面影响。反之,对于风险理念激进的银行,或是资产质量急剧恶化的银行来说,实施资本计量高级方法可能产生比权重法更大的资本需求。”夏样芳如是表示。

推动轻型银行战略落地

银行可引导各项资源向低资本消耗而综合收益高的业务进行主动配置,促进银行业务结构向轻型化扩张。

长期以来,中国银行业已经形成依靠规模扩张获取利差利润增长的惯性和惰性,难有动力主动调整盈利模式,这种高扩张、高消耗的经营模式亦已将当前银行业置于规模扩张与资本限制的窘境之中。

今年3月底招行行长田惠宇在业绩发布会上首次提出,未来招行的转型重点之一是向轻型银行转型,要求招行的资产对资本的消耗要“轻”,管理模式要“轻”,经营效率也要“轻”。田惠宇认为,资本约束是当前银行很大的挑战,而资产的“轻”是在经济下行时期规避较高风险资产所采取的策略。

“使用资本计量高级方法能推进招商银行向轻型银行的战略转型。”夏样芳表示,轻型银行战略本质上就是要以更少的资本消耗、更集约的经营方式、更灵巧的应变能力,实现更高效的发展和更丰厚的价值回报。

资本计量高级方法核准实施将使招行加速推动轻型银行战略的实施落地。由于资本高级计量方法可以更加准确而敏感地反映出每笔业务的风险水平和资本成本,因此银行可以引导各项资源向低资本消耗而综合收益高的业务进行主动配置,引导资产向轻型化发展,促进银行业务结构向轻型化扩张。

其中,风险权重相对较低、资本占用较少的零售银行业务将是招行轻型银行战略转型的突破口。多年来招行零售业务占比水平在业内一直保持较高水平。年报数据显示,2013年该行零售业务税前利润达231.54亿元,同比增长24.85%,零售利润占比达35.80%,同比提升3.02个百分点。零售业务营业净收入达558.81亿元,同比增长19.68%,占招行营业净收入的44.27%。

夏样芳解释称,对于招行占比较大的零售业务,高级方法对资本消耗具有一定程度的正面影响;对于具有分散性效应的小微企业和小企业客户,高级方法下的资本占用也将比权重法有所下降,从而对服务实体经济形成正向激励;对于大中企业客户,高级方法并未显示明显的资本优势;对于金融危机后普遍认为风险大于预期的同业客户,高级方法可能会比原来的权重占用更多的资本。

“比如对于客户分散,集中度风险较小的小微企业和零售客户、评级较高的低风险优质客户,以及风险缓释品质量较高的业务品种,银行的客户经理显然更愿意将宝贵的信贷资源向此倾斜。”夏样芳说。

招行在巴塞尔资本协议的实施方面已经取得同业竞争优势,其他中小股份制银行也在积极筹备中,但如果参照银监会对首批6家银行核准的标准和程序,推测最快获批也需要4年左右时间。

兴业银行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兴业正在按照银监会相关部署,分阶段、有重点地推进新资本协议实施工作,目前已完成新资本协议第一支柱相关工作,今年正着手开展第二支柱项下相关工作,兴业将根据项目进展情况、内外部管理要求等,适时向监管部门提出合规申请。

 

转自:http://news.cb.com.cn/html/money_10_17762_1.html

本文链接:http://www.maixj.net/inv/cmb-gaojifa-12260
云上小悟 麦新杰(QQ:1093023102)

-- (*^-^*) --

相关文章

评论是美德

无力满足评论实名制,评论对非实名注册用户关闭,有事QQ:1093023102.


前一篇:
后一篇:

栏目精选


©Copyright 麦新杰 Since 2014 云上小悟独立博客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4045477号-1

网站二维码
拍拍贷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