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小悟志网站地图归档友情链接联系Feed

云上小悟 + 

首页 » 豆豆小说 »

背叛、遥远的救世主、天幕红尘所思所想

豆豆小说
2017年6月24日 / 294次阅读

本文同样来自一位喜欢豆豆小说的网友,文章转自:http://bbs.tianya.cn/post-no05-441664-1.shtml。作者认为豆豆是在布道,但是只是写点文字,并没有身体力行,比如从不出来见人,这是作者不太认可的。本文还提到《缠中说禅》,有时间找来拜读。

 

八年前,因为一首诗《自嘲》看了天道这部剧,被剧中主角丁元英身上的当代隐士风骨、觉者自明之心深深影响,从此对天道一发不可收,电视看过六七遍,小说也拜读几次,同时也对小说作者豆豆年仅27、8就能写出这样高哲理小说敬畏叹服,同时也追看了她的另外早期作品《背叛》,以及13年作品《天幕红尘》,实在是惊为天人之作。

如果论文学用语和修辞手法小说可读的文学造诣一般,如果论叙事水平和故事编排,小说也仅可一读而已,但就如《天道》中丁元英说的,文学影视作品最高作用在启迪人的思想,巴拉人的灵魂,就想毒品一样,让人一发不可收,当然其成本要比毒品小的多。豆豆的小说就是这样,在于启迪我们的灵魂,注入一种强势文化和思想,铸就我们成为更高、更强的人。次等功效不低于三教之影响,从某种意义而言,豆豆就是一个布道之人,功德无量也。

初次看天道之时,那会就在想,世上真有如此这般高人?我何时能修炼到这般水准,五台山高僧与丁元英一番贫弱之人得救之道展开讨论,也点了小说的主题,遥远的救世主,丁元英是一个精通中国传统文化的大家,对儒、佛、道都有很深的研究,对儒家的仁、道家的道、佛家的觉都是践行之人,可以说丁元英是悟道、修道、践道之人,是一个得了道的人,用小说中韩楚风的话说,丁元英是一个明白人。对人的评价长短经中有此地之分:庸人、士人、君子、贤人、圣人,我外加一个小人在最底处。丁元英属于那类人,笔者看来当属君子也,君子者悟道、修道、践道也,讲忠信而不心不忌,仁义在身二色不伐。网上说丁元英原型是缠中说禅,笔者看过缠中说禅的一些文章和思想作品,确实是有异曲同工之妙,都属于开悟得道之人,说异话、做异事,语言层次透出的总是那种高级的信仰式语言,但骨子里却是一种对世俗的不屑和对自由生活的追求。丁元英的本质与缠中说禅确是如出一辙,缠中说禅曾说何为君子?
“君子”,能游刃于利益之网中,更被各种现实结构所对应的道德、法度等规范所开导,知其时、依其时、行其时而转其时,不相其相,转毒药而醍醐、大地而黄金,“人不知”而“人不愠”,这才是真君子之所行。 小人,虽说是对利益之网而游刃有余,但因为画地为牢,自我小之,为一我所牵,最终不过仍是机关木人,到头来,被一点聪明所误,一场游戏一场梦而已。而君子,尽知小人所知,行小人之行而无一我之所牵,不废一法而行千法万法,行千法万法而不立一法,于所知所行而自在。

丁元英活脱脱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对传统救世主文化的蔑视,对世俗拜金的狼性认识,是他对人性有了清晰和真知灼见,可以说丁元英身上有着能成大事的术谋,他能谋局、能识局、能设局、能破局,所以他要做大事肯定能办成。同时也有很深的思想造诣,本质上说他是一个哲人,精通儒释道,对文化有很深的研究,丁元英说透视一个人通过文化就可办到,其实哲学角度而言,文化觉得思维,思维决定意识,行动、语言。所以透视一个国家、人最本质的无过于文化二字。丁元英的文化层次已经修炼到了哲学文化、行为文化、精神文化层次上,所以他过起了一般人也不会也不愿意过的隐居生活,他需要静,需要给自己的思想找一个归宿,本质上他不做私募基金不愿意再工作就是因为他所悟所修已经承载不了他的行为文化,所以他需要破、需要再悟,他精通传统文化又鄙视传统文化,本质上就是矛盾的,说明悟的还不透还未得大道。笔者也喜欢哲学也喜欢儒释道,三教九流之学,也未曾看到中国传统文化哪里透彻着靠的文化,中国传统文化根上说是易经,百经只源,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一句话透露出了中国人自强不息,生生不灭的千年因果原因。笔者认为豆豆再处理小说丁元英所谓的蔑视传统文化,更多的是对当代现实实用主义文化的蔑视,对弱势文化的蔑视,中国当代最糟粕的文化就是拿来文化和实用主义文化和假中国传统文化,传统文化中歪门邪道之文化就是丁元英所排斥和厌倦的。

丁元英身上有智谋,有大道,有贵气,但还是缺了点东西,缺的就是布道和践道思想。所以这也是为丁元英为何没有诚信帮助王庙村农民摆脱贫困的原因。他可修道、悟道,但是不践道不布道,做一个真正有影响力力,去身体力行教化他人为让人着想的人。所以丁元英我欣赏他,但不推崇他。学习的目的是什么,当然是学以致用,经世致用,儒家讲的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也许豆豆也意识到这点,所以就创作了思想更深更有担当布道角色的小说《天幕红尘》,叶子农是真正的共产主义者,真正的共产主义者是叶子农这样的君子。看一个人是不是真正的共产主义者,要看他是否了解马克思主义,了解后是否认同马克思主义,认同后是否践行马克思主义,践行时是否实事求是、见路不走。叶子农是了解,认同,并实事求是地践行马克思主义的。

一方面,叶子农解决了欲望与资源的矛盾。他对实事求是的运用炉火纯青,信手拈来,需要钱就去赚,够用了就收手这一点和丁元英一至,隐居柏林后基本实现了财务自由,没有大的变故,可以免受物质条件的压迫。他醉心马克思主义研究,追求把问题弄个究竟的精神快感。相对这种精神享受,物质享受带来的快感算不得什么了。当然,他不是摒弃了物质享受,他首先是享受物质的,然后才出离了物质享受,吃、穿、住、行,差不多够用就行。这样,叶子农就从个人层面实现了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不得不说,叶子农的生活状态和马克思的生活状态相仿,只是马克思更彻底,连需要钱时也不去赚钱,靠恩格斯的接济生活。各行各业那些有追求的大师,其实都把物质生活看得比较平淡。

另一方面,叶子农最大限度地解决了人与人的矛盾。首先,他的家很乱,但车很干净,用他的话说就是出门了就得讲公共规则。在家里,隐私之地,他完全自由,不在乎卫生就不讲卫生,不在乎杂乱就把东西随手摆放。在门外,公共之地,他遵守规则,以免自己的自由干扰别人的自由。厘定公共与隐私的界限,制定公共之地的法律共同遵守,通过协商修改法律以适应社会的发展,这就是解决人与人矛盾的基本办法。其次,叶子农通过红川过路劳务移民赚钱,这既不同于《背叛》中的狼吃羊,也不同于《遥远的救世主》中狼吃狼,不再是你死我活的零和游戏,而是多方共赢,共同促进社会发展,这是最不激化矛盾的方式。再次,前面说了,他人即地狱,人们生活中身不由已,是因为“他人”的目光。叶子农为了避开他人的目光,选择了大隐隐于世,选择了只看不说,伪装得泯然众人矣,免于为名所累的不自由,免于被世俗瞩目的不自在。最后,豆豆对叶子农的社会关系设定是理想化的,父母去逝,没有亲人,了无挂碍,为他的自由自在创造了条件。当今中国,多少父母将自己的愿望强加给孩子,多少夫妻将自己的思想强加给对方,以爱的名义占有,以爱的名义控制,矛盾从生,结果就是人人痛苦,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就连缠中说禅不也被他与弟弟的矛盾搞得灰头土脸吗?谁能觉悟,为觉悟的父母所生,再遇个觉悟的人共度此生,实在是幸运。但愿人间多智慧!

从这点而言叶子农就是一个贤人,一个践道、布道之人,一个觉者,贤人与君子有什么区别?君子是悟而得道,自由自在地生活的人,不过是神仙。贤人则是可以自由自在地生活,却心怀众生有条件就去影响别人,去影响身边人,去教化身边人,透过文化密码来教化众生。

叶子农身上有很深的济世之道。学,掌握济世之道。时习之,在天时、地利、人和等条件成熟的时候实践济世之道。这实际上也是修身的过程也是践道、布道的过程,也就是儒家内圣外王的过程。时习之就是立行,立给谁看?立给世人看,只有立行了,才会有朋自远方来,并将济世之道带回远方。君子做这一切的目的是什么呢?人不知而不愠,把人不智而愠的世界改造为人智而不愠的世界,这就是君子的责任和承担。

叶子农从16岁起研究马克思主义22年,这是学。叶子农用罗家明的5万元赚了200多万,这是在分析了条件可能之后,胸有成竹地践行见路不走。这是在罗家明面前立行。后来罗家明用50万买“见路不走”四个字,这是有朋自远方来。可惜罗家明并没有领悟“见路不走”的真意,回去就走上了死路。叶子农通过红川过路劳务移民赚钱,这同样是分析了条件可能后践行见路不走,是在老九等人面前立行。后来老九赖在红川请教“见路不走”的真意,这也是有朋自远方来。老九和方迪学以致用,举一反三,终于凭着“见路不走”而大获成功,这可以算是从“人不智而愠”变成“人智而不愠”了。

事实上,叶子农一言一行,无时无刻不在立行,无时无刻不在济世。至于他和奥布莱恩的斗智斗勇,他对马克思主义以生命为代价的捍卫,更是以更加震撼的方式,在更加宏大的层面上立行济世。叶子农死后,方迪以其红色家庭的敏感,将他的笔记抢救回国,交给张志诚,交给党组织,则是在替叶子农立言济世。

叶子农虽然济世,但都是被动的,是迫于无奈的,他为了自身的自由自在,坚持与众生保持距离。豆豆虽然济世,但只是写几部小说,把自己隐藏得很好,从不与媒体和读者接触,至于读者能悟多少,全看读者的机缘。他们只能算是君子。佛陀、孔子、马克思,他们有出离红尘的能力,又有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慈悲,他们才是圣人。像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这些人,其洞察本质的能力、济民于水火的情怀,让人肃然起敬,叶子农难望其项背。

共产党人讲为人民服务,可以算是济世的另一种说法。看一个人是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要看他是否了解马克思主义,了解后是否认同马克思主义,认同后是否践行马克思主义,践行时是否实事求是、见路不走。马克思主义者看重本质,对形式总持怀疑态度。真正的共产党人首先要有洞察事物本质、实事求是、见路不走的能力,然后还要有为人民服务的济世情怀,至于那张入党申请表,只是形式,填了也不一定就是真正的共产党人。

背叛其实就。

豆豆是以小说济世。《背叛》出版于2001年,中国的市场经济刚刚成型,社会思想逐步开放。《遥远的救世主》出版于2005年,沿海与内地、城市与农村的二元差距突显,很多人的思想还是靠皇帝、靠青天、靠政府,不能适应市场经济。《天幕红尘》出版于2013年,中国经济总量达到世界前列,中国人思想空前开放,对自己的道路既自信,又将信将疑。豆豆总是在社会需要的时候,出版能满足社会心理的作品,每部作品的内容都不逾越当时社会思想承受能力。济世,是要立行的,这个行得是世人能看得到摸得着的行,世人才会受震撼,从而闻、见、学、行。小说无疑是个很好的载体,将叶子农这样的君子言行广立于世人面前。豆豆对中国发展进程的把握,对社会心理的洞察堪称精准,其智慧令人震撼,其悲悯令人动容。

《天幕红尘》中,叶子农反复强调:我是要知道马克思主义本来的。为什么要反复强调?因为有太多不是本来的马克思主义遮蔽了我们的眼,连马克思都曾经无奈地戏言: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

人类过往的整个历史,就是人压迫人、人控制人、人吃人的历史,每个历史阶段,只是压迫、控制、吃的方法和手段不同,只是压迫、控制、吃的程度不同。人类社会进步的过程,就是使压迫方法更加柔和,使压迫程度更加弱少,从而使社会更加自由,使人性更加彰显的过程。

豆豆的三部小说,探讨的是人与人的关系,并尝试着解决人和人之间的矛盾。事实上,不仅人与人之间存在矛盾,还有一个更根本的矛盾,就是人与自然之间的矛盾。在人类历史的初期,生产力水平低,人依附于自然,就是所谓靠天吃饭,自然灾害是人类的重要悲剧来源。随着生产力水平的提高,人类无限制地从自然攫取资源,变成丰富的物质供自己享受,这样又破坏了自然界的平衡,进而恶化了人类自身生存的环境。

《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有一段话:“共产主义,作为完成了的自然主义,等于人道主义,而作为完成了的人道主义,等于自然主义,它是人和自然之间、人和人之间的矛盾的真正解决。”
共产主义社会,就是解决了人和自然之间、人和人之间的矛盾的社会。这样的世界是不是很美好?是不是美好得让人不敢相信?

在《德意志意识形态》手稿第18页的右栏上,马克思在恩格斯的底稿旁写下了大段的补充。其中有一段话尤为引人注目:“共产主义对我们来说不是应当确立的状况,不是现实应当与之相适应的理想。我们所称为共产主义的是那种消灭现存状况的现实的运动。这个运动的条件是由现有的前提产生的。”一般认为,这是马克思对前一页恩格斯所写的“田园诗式共产主义”的回应。也就是说,马克思并不认同恩格斯的表述,因此,“这一段文字与其说是底稿的一部分,还不如说像是写给恩格斯看的”。

什么是田园诗式共产主义?就是把共产主义世界想像成世外桃源,吃、穿、用不尽,人人道德高尚,人人其乐融融。这样的世界虽然美好,却很无趣。

马克思眼中的共产主义社会不是到了人类发展终点而止步不前的社会,而是人们基于当前的现实条件,运用实事求是(见路不走)的方法解决问题,形成新的现实条件,继续运用实事求是(见路不走)的方法解决问题,形成更新的现实条件的社会。

首先,共产主义社会里的物质不是无限的,只是跟现在比极大丰富,这可能难以想像,就像现在基本解决了温饱问题,在封建社会同样是不可想像的。其次,共产主义社会里人依然是自利的,最高层次的自利就是追求自由与解放。人性依然是复杂的,高尚与邪恶并存,就连性欲也不会消减,只不过人们对自身与自然的认识更加客观准确,社会观念更加进步,制度更加合理,人性得以更大程度的复归。最后,人与自然之间、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也依然存在,只是由于生产力提高,人理性而克制,社会观念约束,法律科学完善,使这些矛盾得极大程度地解决。

总之,共产主义社会绝不是美好而僵化的社会,而是人高度自由、社会不断发展的生机勃勃的社会。

人类历史上出现过四种社会形态: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是未来的社会形态。

缠中说禅认为可以用现实社会中人与人以及人与自然的处境来区分这五种社会形态。1.社会中不存在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人的依附,但全社会必须整体性地依附于自然界,就是原始社会;2.在对自然的依附前提下,社会中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人存在以人身为前提的依附关系,就叫做奴隶社会。3.在对自然的依附前提下,社会中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人的依附不再以人身为前提,而是换成身外之物,如:土地、官爵等等,就叫做封建社会;4.社会中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人不再存在依附关系,而是全社会的人都毫不例外地依附于一个非自然的身外之物:资本,就叫做资本主义社会;5.把4中最后那个依附也给干掉,达成现实中人和社会、人和自然的完全和解,就是共产主义社会。

缠中说禅认为前三个阶段,人对自然都是依附关系;而第四阶段,人在生产力大发展下自以为可以抛开自然,以资本为依附,然后就出现大量的环境问题,只有消灭资本主义,才可能彻底解决环境问题,人和人与人和自然的问题必然也必须同时解决。

 

大势兴衰

现在,离共产主义最近的无疑是欧美发达国家。将来,最可能领导世界实现共产主义的无疑是中国。

在欧洲,共产主义从名义上消失了,因为欧洲资本主义发达,民主制度完善,利用选举制度影响政治更容易。这是实事求是,这是见路不走。他们建立工党、绿党,争夺选票,最终建成了现在的资本主义福利社会国家,在目前的世界上最大程度地解决了人与人之间、人与自然之间的矛盾,所以说离共产主义最近的是欧美发达国家。

在苏联和中国,共产主义经历了曲折。两国的资本主义都不发达,生产力发展落后,轻易通过暴力革命建立了共产主义政权。苏联新政权建立后,犯了见路就走的错误,将市场经济等同于资本主义,实行完全的计划经济。列宁是懂得事实求是的,根据当时苏联的实际条件,决定实施新经济政策。可惜新经济政策只实施了三年,列宁就去世了,而斯大林把见路就走发挥到极致,终致苏联解体。

中国犯过两次大的见路就走的错误,第一次是革命时期,照搬苏联的作战经验,结果大家都知道,差点亡党,被迫长征。好在毛泽东见路不走,走出了“农村包围城市”的新路。第二次是新中国成立后,照搬苏联实行完全计划经济的经验,结果生产力发展停滞不前,人民生活困苦。好在邓小平见路不走,走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路。中共两次陷入困境,都是因为照搬教条,见路就走;两次转危为安,都是因为实事求是,见路不走。

美国和苏联曾经是世界的两极,率领两个主义的两大阵营。美国实行市场经济,全社会的人都毫不例外地依附于资本,科技、艺术、文化等等都要围着资本转,为资本服务。苏联实行计划经济,全社会的人都毫不例外地依附于权力,科技、艺术、文化等等都要围着权力转,为权力服务。苏联声称是搞社会主义,但按照人与人以及人与自然的处境来区分,苏联全社会的人都毫不例外地依附于非自然的身外之物:权力。苏联实际上是权力主义,实质上和资本主义没什么区别,甚至连资本主义都不如。资本主义毕竟在促进生产力发展和人的自由方面很有成效,权力主义则完全禁锢了生产力的发展和人的自由。

缠中说禅推测,毛泽东正是惊觉苏联的权力主义社会本质,才发动了文化大革命,放手让人民群众去造官僚的反,希望将人民从权力的桎梏中解放出来,把自由还给人民。但文革还是没能出离姓资姓社的圈圈,扣帽子、贴身份标签的办法也一点不实事求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这实际上仍是见路就走。文革将人与人的矛盾激化到极致,将人对人的控制推动到极致,造成了更多更深重的人间悲剧。当然,也要看到,列宁和毛泽东最大的功绩,在于使贫穷落后的俄国和中国保持了民族独立,逃脱了资本主义列强的魔爪。现在游离于美元权力范围边缘的大国,只有俄罗斯和中国。

未来,世界将成为中国和美国博弈的舞台。美国很强大,但它的全球军事力量是靠钱堆出来的。美国很有钱,但这钱是利用美元体系,通过货币战争从全世界剥削来的。从欧洲到日本,从中东到东南亚,全世界有哪只羊没被剪过毛?那些没被狠狠剪过的国家,要么是还穷得没长什么毛,要么就是久穷乍富,美国还没想好怎么动剪刀。次贷危机是美国的危机,美国却通过美元把危机转移给全世界,搞得欧洲国家破产,搞得刚被剪过毛的日本从坑底坠井底。

美国的发展是不可持续的。一方面,美国资本的欲望永远无法满足,这是资本主义的宿命,总有一天,世界将无法再承受美国的欲望。另一方面,世界人民不是傻子,再隐蔽的剥削也是剥削,欧洲为什么要搞欧元?中国为什么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美国摆脱不了资本的狼性本质,它要么吃羊,要么吃别的狼,美国与其它国家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总有一天,美国将无法再承受全世界人民的怒火。

中国和美国的博弈无非两种结果,一种是中国出现颠覆性混乱,发展再次陷入停滞。另一种是中国稳定发展,影响力超越美国,主导世界发展。如果中国能够坚持实事求是,不再犯大的错误,首先实现中华民族自身的复兴,进而引领世界各国的发展方向,无疑会让人类少走许多弯路,使共产主义尽早实现。未来中国,任重道远。

为什么中国首先要实现民族复兴?因为贫穷落后的中国是没有说服力的。中国要实现民族复兴必须解决六个问题:一是环境问题,要处理好人与自然的关系,实现可持续发展。二是经济问题,要促进生产力的发展,实现人民富裕。三是民主问题,中国民主的实现形式不能照搬欧美,必须要立足中国实际条件。四是民生问题,要建立完善而有活力的社会保障体系,缩小贫富差距。五是法治问题,确立法律权威,实现社会公平。六是腐败问题,腐败不除,亡党亡国。中国只有解决了这些问题,在环境、经济、民主、民生、法治、廉洁等方面做得比欧美还好,才能证明马克思主义的正确性,才能证实事实求是的有效性,才能证明共产主义的必然性。

美国是不愿意看到中国实现民族复兴的,要阻止或者拖延中国的民族复兴进程,唯一的办法是让中国陷入混乱和分裂。混乱则经济和社会发展停滞,甚至倒退。中国分裂成几个小国,就没有了现在这么大的经济体量,影响力也就不足为虑,不可能再挑战美国,更别说领导世界了。鼓吹中国照搬美国特色民主的人,必须要回答:中国照搬美式民主的过程中,是否会出现像埃及、乌克兰、台湾、香港那样的混乱或者社会撕裂?有没有国家分裂的危险?就算这是实现民主过程中必要的代价,那么混乱甚至战乱多久才会结束?50年还是100年?分裂之后还能不能再统一?什么时候才能再统一?是500年还是1000年?这样的代价,中国人付得起吗?值得付吗?

中国实现民族复兴之际,就是肩负起引领世界责任之时。苏联和美国在引领世界的时候,采用的都是必走我路的办法,两国都认为自己的模式是全球通用的,各国必须完全照搬自己的模式,如果不按自己的模式发展,就要横加干涉,不惜动用武力。邓小平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在他之后,中国就认为苏联的模式不一定适合中国,中国模式也不一定适合世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中国人立足于中国的条件,实事求是,见路不走地确定的道路。世界各国有各自的条件,自然就要走不同的道路。美国走美国的路,欧洲走欧洲的路,不论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还是社会加资本主义,只要能促进生产力发展,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就行,只要管用就行。中国尊重世界各国根据自己条件选择自己的道路,中国一直强调互不干涉内政,就是这个道理。

子曰:学而时习之,有朋自远方来。学而时习之,是说内圣,首先中国要学习马克思主义,要实行马克思主义,实现民族复兴,发展得比别人更好,这样才有说服力。有朋自远方来,是说外王,别的国家听说中国发展得好,自然受触动,络绎不绝纷纷前来交朋友,中国来者不拒,各国看了,受启发了,心想原来还可以这样搞,于是回去,立足本国的条件,各走各路,和而不同,和谐发展。中国只是向世界证明马克思主义的正确性,实事求是的有效性和共产主义的必然性,至于世界各国走什么样的路,中国不但不干涉,还明确告诉他们要实事求是,要见路不走,不要照搬中国模式,中国模式只能参考借鉴。这样,世界各国由“不智”而“智”,由“愠”而“不愠”,和而不同,和谐发展,在经济全球化、权力多极化的推动下,世界各国竞争协作,以自由贸易区的形式逐步融合,民族的藩篱逐步消解,国家存在的意义逐步消失,国界逐步消融,由资本主义而社会主义而共产主义。这就是中国的引领之道、王者之道。

本文链接:http://www.maixj.net/dd/sixiang-15843
云上小悟 麦新杰(QQ:1093023102)

相关文章

评论是美德

无力满足评论实名制,评论对非实名注册用户关闭,有事QQ:1093023102.


前一篇:
后一篇:

栏目精选


©Copyright 麦新杰 Since 2014 云上小悟独立博客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4045477号-1

网站二维码
拍拍贷
go to top